第1章 惨烈赴死

作者: 一树梨花|发布时间:2022-01-24 15:00 |字数:2241

顾暖暖拿到妊娠化验单时,阳性数值令她怔楞许久,继而露出不可置信的笑颜。

掏出手机,正欲给丈夫裴景慎打电话报喜,一通急促的来电将她阻断。

“你爸爸要在景慎的公司跳楼!”

“马上过来!只有你能劝得住他!”

是闺蜜许若晴打来的,许母不是说她已经死了吗?

顾暖暖脑海中一阵轰隆炸响,虚弱的身子险些倒地,立刻在路边焦急地拦车。

半个小时后,她终于抵达裴氏顶楼。

强风刮得人脸颊生疼,顾暖暖一眼看到了父亲,正危险的坐在栏杆上,容颜苍老,情绪奔溃。

“爸爸!你下来!暖暖来了。”她担忧的大喊。

几名警察站的很远,神情严肃,又担心触及跳楼者的情绪。

丈夫裴景慎也在,身边站着明艳大方的许若晴,两人似乎并没有劝解的意思。

“景慎,你帮我拉下爸爸,好不好?”顾暖暖有恐高症,小心翼翼地拉了下男人的衣角。

“放手,岳父大人不是最听你的话吗,而我又算什么?”裴景慎脸色冷然,绝情地挣开。

他全然无视一旁担惊受怕的顾暖暖。

“爸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下来跟我说,我能帮你解决。”顾暖暖强忍着悲痛与惊恐,试着上前。

“别过来!爸爸犯了无法挽回的错误,谁也救不了我。”顾常青情绪忽然激动地大喊。

“爸爸!你还有我,你都没跟我说,怎会知道我不能解决?”顾暖暖带着恳求的语气。

“暖暖,照顾好你母亲!这辈子是我辜负了她。”顾常青说罢,决然的转过身体。

“景慎,我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求你告诉我好吗!”顾暖暖目光紧紧地锁着丈夫。

“顾常青,有什么不敢直接告诉你女儿吗?就这样稀里糊涂跳下去,真令人不耻!”裴景慎目光幽深,冷冷看着栏杆处。

你女儿?好个陌生的称呼。

顾暖暖嘴角满是苦涩,“我父亲千错万错,我们好歹夫妻一场,有什么事非得闹得这样僵?”

裴景慎神色愤然,“就是因为我顾及情分,导致你父亲不知道分寸,酿下大祸,他放着好好的药不做,去碰了违禁药品,规模之大,足以判死刑的那种,你认为他还有救吗?”

“违禁药?怎么可能,爸爸一向老实本分。”顾暖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手中妊娠单捏的变形。

“不止这些,他所牵连的还有裴氏的声誉,现在都被你父亲毁于一旦,他现在一直喊冤,还妄想裴氏能救他!”

一名警察不悦的皱眉,“这位先生,请你注意顾先生的情绪!”

“他这是在耽误你们执法人员的时间,他才不会真的跳楼。”许若晴摇摇头,一脸的笃定。

“顾常青,马上给我下来。我没空跟你闹,逃避是可耻的,做傻事之前想想你女儿。”裴景慎深深地看了眼顾暖暖,还是挪动了脚步打算协助。

“景慎?爸爸!”顾暖暖心跳加速,迫切的看着两人。

顾常青泪水挂满脸颊,“暖暖,我真的没有碰那些,我是冤枉的!对不起,爸爸是个懦夫!”

他说完,诀别的看了眼女儿,接着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纵身跃下八十层大厦。

“爸爸!”顾暖暖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

“顾常青!”裴景慎愕然大喝,整个人瞬间僵住,冷硬的面容不自觉泛起一抹歉疚。

或许他真是冤枉的?

“伯父!你太傻了。”许若晴故作一脸的始料未及。

“爸爸,你怎么可以丢下我!”顾暖暖无法承受致命的打击,发了疯的往前奔跑。

“顾暖暖,你站住!危险!”裴景慎一声怒吼,眼疾手快将女孩给紧紧地揽住。

“放开我!我恨你,我恨死你了裴景慎!”顾暖暖拼命挣扎,情绪崩溃地大吼。

“你清醒一点,顾常青已经回不来了。”裴景慎摇晃着她的身体,要她认清残忍事实。

“我那么喜欢你......可你毁了我最爱的亲人。我真傻,我是世上最蠢的......”顾暖暖说着说着,整个人虚弱地昏死过去。

***

顾暖暖昏睡了两天,方才带着一颗悲痛致死的心转醒。

“醒了?发生这种事,还以为你会一睡不起呢。真是低估了你的承受能力。”许若晴刻薄的声音响起。

顾暖暖揉了揉发疼的头,声音沙哑,“这是哪里?我爸爸他........”

“船上咯,送你去跟父亲团聚的船。”许若晴也不拐弯抹角了,气焰嚣张的笑着说。

“你什么意思?”顾暖暖拖着破碎的身子坐起来。

“你什么意思?我们明明说好的,你替我嫁给景慎,我许家给你一亿注资你父亲将要破产的公司。一场交易,你特么偷偷给我怀了孩子,要不要脸!”许若晴一个巴掌狠狠扇了过去。

顾暖暖脸颊生疼,惊惶不已,“你都知道了?孩子的事只是个意外。”

两年前,她和许若晴做了一笔见不得光的交易,全来源一个可笑的传闻,传言历代裴家少爷的第一任夫人都活不过两年,且死相惨烈,只因百年前被仇家下了一个可怕诅咒。

许若晴爱裴景慎,又骨子里害怕那个诅咒,所以选择逃去国外玩失踪,让顾暖暖暂时替嫁过去,等时间一到,她再顺利归来。

“化验单我给景慎看过了,他说根本没碰过你,你又妄想用这伎俩干什么勾当?”许若晴狠狠扯住她头发。

顾暖暖陡然发觉浑身上下使不出一丝力气,只能任凭对方将她拖到了甲板上。

“孩子是景慎的,他怎么可以那样说!”

“景慎那么爱我,又怎会碰你呢?景慎说,让我现在就处理掉你的孩子!”许若晴红色高跟鞋猛然跟踩着女孩的腹部。

“处理?咳咳,他要杀死自己的骨肉吗?”顾暖暖痛苦地剧烈咳嗽。

“谎话连篇的贱人。景慎还说,如果你执意不肯拿掉野种,可以直接取你性命!”许若晴红唇烈焰,冷笑着拿出一桶汽油。

“不,我没有觊觎你的一切,半年前是你母亲跑来指责,说我害死了远在国外的你!我们都以为你发生意外死了。我也没有爱上裴景慎,孩子是意外才来的!”顾暖暖瞳孔剧缩,绝望的嘶喊着。

“意外?呵呵,那你更应该千刀万剐!”

“不要!请你放过我。我会走的远远地,再也不回来。”顾暖暖惊恐的捂着小腹。

“再见喽!我亲爱的闺蜜!”许若晴充耳不闻,点燃一根火柴,纤细的手腕轻轻抬起,毫不留情的扔下。

大火瞬间点燃了顾暖暖的身体,紧接着她被无情的踹入深海之中。

似乎也印证了那个诅咒,裴家的第一任新娘,活不过两年,且死相极惨。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