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作者: 周锦|发布时间:2019-12-04 13:05 |字数:2026

癌症!

林菀白捏着化验单的手在拼命的发抖,脸上仅有的几分血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死死的咬紧牙关,黑眸死死的盯着化验单,完全不敢置信。

她这段时间很明显的不舒服,抽了空来做检查,本以为自己可能是怀孕了,可没想到竟然是癌症。

医生见多了各种各样的病人,但见林菀白明显的失魂落魄的模样,仍旧提醒了一句:“温小姐,鉴于病人本身也有知情权,所以我才通知你,而且你也是一个人来的,但是我建议您通知您的家人过来和我们医院一同商量做化疗的事情,您……”

“我……我知道了……”

林菀白起身,跌跌撞撞的推门走了出去。

在楼梯间,林菀白靠在墙壁上深呼吸了一口气,颤抖着手指拨打了厉墨寒的手机号码。

嘟嘟嘟嘟。

手机响了好久,就在林菀白觉得厉墨寒肯定不会接听的时候,厉墨寒接了,她张了张嘴还没开口,厉墨寒已经不耐烦的打断:“我在谈生意,没事不要打给我。”

“可是我……”林菀白的话还没说完,厉墨寒已经挂断了,“喂……墨寒?”

手机屏幕黑了。

林菀白靠在墙壁上吸了吸鼻子,重重的叹息了声,苦笑着摇摇头转身从楼梯走下,可才走到二楼,迎面而来的一对男女撞入眼帘。

啪嗒。

林菀白手里捏紧的手机下意识的掉在地上,屏幕应声摔裂。

竟然是厉墨寒和林梦柔!

林菀白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完全不敢相信。

林梦柔小鸟依人的窝在厉墨寒的怀里,一脸虚弱无辜的模样,可她不是走了吗,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三年前她明明已经离开了,为什么又出现在这里?

“姐……姐姐?”

林梦柔也是一愣,下意识的往厉墨寒的怀里又缩了缩,柔弱的连连咳嗽。

厉墨寒心疼的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软声的问:“梦柔,没事吧?”

“没事……墨寒,你别担心我。”林梦柔含情脉脉的望向厉墨寒,令人的感觉是林梦柔和厉墨寒两人才是应该的一对儿,反倒是站在一侧的林菀白像是多余的。

林菀白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捏住,连气都要喘不过来,她咬紧牙关冷不丁的开口:“厉墨寒,这就是你说在谈生意,让我不要打扰,你谈生意就是这么谈的吗?”

厉墨寒冷笑了声,嘲讽的扫了她一眼,声音极其冷淡:“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这些,你以为你……”

“不要说了,咳咳咳咳……墨寒,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回来的,咳咳……”林梦柔忍不住插嘴,连连的咳嗽,咳的小脸都涨红了。

厉墨寒赶紧低声劝了她几句,再抬头看温情的时候,俊脸满是黑沉,眼底闪过浓浓的怒意:“梦柔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你害的。林菀白,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若是梦柔死了,你就给她陪葬!”

林菀白浑身一颤:“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姐姐……”林梦柔鼻头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她抽抽噎噎的开口,“姐姐,我……我得了重病,活不了多久了,这三年我一个人过得很苦,实在是临死前不想再颠沛流离,所以这才回来的,姐姐,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求求你了……”

林菀白震惊了,一时间话都说不出来,林梦柔走了整整三年,现在患病归来,而她的丈夫眼里心里有的只是林梦柔,呵,多么可笑又可悲,那她这个妻子算什么?

下意识的,林菀白想要落荒而逃。

可她的脚步才动了动,厉墨寒开口说的话立即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医生说梦柔的病还有的救,只要换合适的骨髓就好,血亲的骨髓移植是最合适的,而你和梦柔的骨髓,我有请医生验过,正好匹配。”

林菀白一颗心像是被狠狠的扎了一刀,眼睛通红,强忍着的眼泪此刻从眼里掉了下来,她摇着头声音哽咽上前拉住厉墨寒的胳膊:“你还要我救她,要我和她移植骨髓?你知不知道我……”

“滚!别碰我!”

厉墨寒恼怒的一把甩开她,林菀白没站稳,脚下一滑摔在地上,正巧磕到一旁的椅子,鼻血都流出来了。

“墨寒,姐姐她……好像很不舒服,那我还是走吧……”

说着林梦柔哭哭啼啼的转身就要走,厉墨寒体贴的扶住林梦柔,收回看林菀白的视线,冷淡的道:“我们走吧,有些人装模作样装的多了,只会令人生厌。”

林菀白看着两人相携离开,她想叫却一句话都叫不出来,林梦柔稍稍的回了个头,正巧与林菀白视线在空中相交,林梦柔嘲讽的勾起唇角,眉眼之间尽是得意之色。

林菀白两眼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

再次醒来的时候,林菀白在病房里,她吃力的睁开眼,缓了片刻才发现身边是江城在守着她。

林菀白张了张嘴,江城叹口气扶着她坐起来,给她倒了杯水润了润喉。

“谢谢……江医生。”

林菀白喝了口水,情绪缓和了一点点。

江城一身白大褂,手里拿着她的化验单,脸色很是不好看,现在病房里只有他和林菀白,江城拧紧了眉头,一字一句的开口:“晚晴,你的病的事有没有告诉厉墨寒。”

“我……”

林菀白下意识的别开江城的视线,抿紧唇瓣,神情很是落寞,就像是被抛弃了的小兽,孤单的身影刺痛了江城。

深呼吸了一口气,江城转身就走:“得,你不说是吧,我去帮你找他,我倒是想看看他厉墨寒的心是不是钢铁做成的!自己老婆都要死了,他竟然还能不管不问!”

“不要……”林菀白连忙转头一把拉住他的手臂,语带恳求和哽咽,“不要,不要跟他说,现在跟他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江城顿时暴怒:“为什么没有意义,你和他结婚了,这几年过的是什么日子,我看的一清二楚,难道你要死了才等他来签死亡通知书吗?”

周锦说:

来支持一下呀~~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