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不值钱

作者: 丛小度|发布时间:2019-12-02 18:05 |字数:2217

“程小姐,总裁让您回来收拾东西,还……还有离婚协议……”

“我知道了,来接我吧,”程纪言没难为小助理,利落的答应,她迅速办理出院手续,引得走廊上的人和一些年轻的小护士们侧目纷纷。

也对,三天前被那样大张旗鼓的抬进来,还险些就成了能轰动C城的豪门弃妇,任谁都会对她多看两眼,否则医院门口也不会每天都蹲守那么多的狗仔。

程纪言摸了摸脖子上紫青的淤痕,心里已经给自己想好了上头条的标题,‘说谎挤进豪门,被逼上吊住院’又或者是‘段太太为保住婚姻,不惜上吊自杀’?

程纪言嘲讽一笑,三天前她想自杀是真,但上吊……还要拜那对母女所赐。

程纪言裹严实,从后门上了陆宁的车,陆宁跟在段景迟身边多年,又是司机又是助理,他所传达的每一句话都是段景迟授意。

程纪言不由得又勾起一抹笑,为了娶她妹妹,段景迟真是心急啊。

陆宁从后视镜看见这抹诡异的笑容,瞬间打了个冷颤,把油门踩到了底。

段家别墅还是程纪言记忆中的样子,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原本静的如同一潭死水的屋内,今天竟然有点热闹,就连从来不见人影的段景迟,今天也破天荒的在家。

“姐姐,你好点了吗?景迟说医院细菌太多,都不让我去看你,我真的好担……”

程纪言倚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看着程尤熙,仿佛面前的这个假惺惺的人不是破坏她婚姻的妹妹,而所有事也都和她自己毫不相关一样。

程尤熙一副精湛的表演愣是生生被程纪言的表情给噎了回去。

程纪言用手背扒拉开挡门狗,又无视的掠过后妈,大喇喇的就站定在了段景迟的面前。

她瞟了一眼,两个卧室的门打开着,唇边浮起一抹讥讽。

真难为段先生竟然和她的好妹妹分房睡,是舍不得婚前就要了她吗?

回想起自己新婚被疯狂泄愤的那一夜,程纪言看向段景迟的目光更加玩味。

段景迟显然被这副挑衅的表情惹怒。

从前唯唯诺诺看自己脸色的女人,现如今怎么一身……野气?

他黝黑的眸子转得更暗,眉宇间散发出一股黑色气压,真不愧是能操纵半个C城的男人,仅一个皱眉就气场强大的无人能比。

要是放在以前,程纪言恐怕要胆战心惊的哭了,然后再千方百计的讨好这个根本不爱自己的男人。

但现在她却无所畏惧的回视。

“跟我来签协议,然后收拾东西滚!”

男人显然在压抑怒火,厌恶的不想多说一个字。

只要能让这个女人滚出他的生活,段景迟恨不得一秒钟都不想耽搁。

程纪言跟着上楼,却被身后一个怯怯的声音叫住了。

“姐姐,这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燕窝,你在医院……啊!”

程纪言看着程尤熙一步步的靠近她,又不出所料的在接近她的时候打翻碗,程纪言心里冷哼,这种老掉牙的手段也拿出来卖弄?

瓷碗碎裂,燕窝撒了满台阶,段景迟第一时间冲过去将程尤熙护在怀里。

程尤熙眉目一委,泫然欲泣,“姐姐你怎么……”

程纪言看着这一系列的表情变化,简直都想鼓掌叫好。

什么叫演技?什么叫科班出身?

就这几秒钟的剧情足以打脸一大票小鲜肉。

程纪言唇边笑意刺眼,尤其是那副与自己无关痛痒的样子彻底激怒了段景迟,“捡起来!给尤熙道歉!”

她那个罪魁祸首的后妈苏梅也跑过来假惺惺的拉着自己闺女的手一顿心疼。

捡起来?可以。

程纪言下了一节台阶,碎瓷片在她脚边安静的躺着,想想之前自己被程尤熙故意烫伤的时候,这待遇可是云泥之别。

既然她在段景迟眼里已经被厌恶至极,她又何必再委屈自己。

“我刚刚出院,身体还有些僵硬,要是笨手笨脚的收拾不好——”

程纪言猛地一用力,脚边一块碎瓷片像是长了眼一般簌的飞起来直向苏梅鬓角,几乎就是一道光,瓷片再次落地,随后一缕长发悠悠飘下,覆盖在上面。

程纪言无辜的露出八颗牙齿展颜一笑,悠悠的说完后半句,“你们可别怪我。”

苏梅已经吓得腿软,噔的一下就跪在了台阶上。

“妈!”

听着程尤熙的喊声,程纪言满意的点点头,心里不由得更是对她夸赞了一番:这位演员的感情果然很充沛!

下一秒,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扼住了喉咙。

程纪言被捏的眼前一黑,勉强看清了那张盛怒的脸,这张脸极其好看,好看到让程纪言直可惜这副好皮囊。

段景迟的气息自上而下倾泻,唇齿间每吐出一个字都像是要把她撕碎一般。

“别再耍花招!今天你非滚不可!”

程纪言窒息的脸上笑靥如花,“我也……不想再多……看你一眼”

段景迟仿佛被程纪言的笑容烫伤,把她原本就单薄的身体用力甩向墙边,然后转身大步流星走向书房。

程纪言缓了会儿,随后跟上,他坐在办公桌后,程纪言想都没想就提笔在离婚协议上龙飞凤舞的签了自己的名字。

段景迟眉目压得极低,似是在侦破诡计,随后也提笔一挥,甩过来一张支票。

程纪言两只指头捏起那张纸,数了数,八个零。

她挑眉,“什么意思?”

段景迟反而平静了,“补偿费,收拾完东西赶快滚。”

程纪言认真的点点头,故意恶心段景迟似的赖着不走,拿着那张支票鉴宝一样的反复看。

在段景迟怒火燃起的前一秒,程纪言忽然天真的转过头,“这玩意能买狗男女的命吗?”

段景迟脸色陡然黑到极致。

“开玩笑,”程纪言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手指一松,那张支票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她摆摆手,“东西我就不收拾了,留在这幢房子里的都是不值钱的玩意儿,你自行处理吧,这张支票就当是我给你们随礼了!”

程纪言边说边往外走,走到门边时还不忘回头给脸色墨黑段景迟抛了个媚眼,地上躺着的那张支票结结实实的印上了她一道鞋印。

程纪言及时关门,果然下一秒就听见了房间里暴怒的声音。

她忽然觉得心情从未有过的畅快,哼着小曲儿从那对惊魂未定的母女身边走了。

果然一出门连空气都格外香甜,如果不是疯狂叫嚣的电话铃声,程纪言估计还能再陶醉一会儿。

她接通电话,那边立刻响起了杀猪一样的叫声。

“宝贝儿!你去哪了!是不是那个王八蛋强迫你出院把你绑架了!”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