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赘婿秦川

作者: 别叫我魔王|发布时间:2019-11-15 09:39 |字数:2954

“秦川去把洗脚水倒了!”

秦川刚拖完地,准备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一旁的老婆陈欣怡抬腿就是一脚。

“你怎么这么磨蹭,能不能快点?”

陈欣怡光着一双白皙的脚丫,脚指甲上染着大红色的指甲油,再搭配她身上的薄纱睡衣,看起来性感极了。

可惜结婚三年了,秦川别说摸脚了,就是连陈欣怡的小手都没有摸到过!稍微靠近,就会遭到陈欣怡的怒骂!

“还不快去,还有把我换下来的衣服袜子也洗了!”

看到老婆又要发飙,秦川连忙起身说道:“我这就去。”

倒掉洗脚水,洗好衣袜,这个时候家里的门铃突然响了。

“应该是妈回来了。秦川去开门。”

听到呵斥,秦川急忙跑过去开门,岳母沈爱萍站在门口,上身穿着薄薄的蕾丝短衫,下身包臀皮裙,脚上套着黑色丝袜。

不得不说,岳母大人真是风韵犹存,虽然年纪已经过了四十,但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左右。

“愣着干嘛,还不给我拿拖鞋!”见秦川愣着不动,沈爱萍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秦川赶紧找来干净的拖鞋。

“女儿啊,快看看我脖子上的项链漂亮不?”沈爱萍换好拖鞋,急忙来到客厅。

“珍珠项链,一条要好几万呢。妈,你新买的?”陈欣怡问道。

“十万一条呢。我哪有钱买这么贵的东西啊,是你大学同学刘庆丰送的?”沈爱萍笑着说道,回过头看到秦川一直在盯着珍珠项链,沈爱萍摘下拖鞋就向秦川丢了过去:

“看什么看,这可是价值十万的珍珠项链,你这种废物,就算卖肾都买不起。要不是送你来的老神医对欣怡的爷爷有恩,你能娶欣怡为妻?你做梦吧你!”

“好了妈,你就别怪秦川了,这事爷爷也问过我,是我自己答应的。”陈欣怡瞥了秦川一眼,回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妈的鞋捡回来。”

秦川不敢抱怨,捡起拖鞋,弱弱地还给了丈母娘。

穿上鞋,沈爱萍又道:“女儿,你知道吗,刘庆丰还没结婚呢,连对象都没有,他和我说这辈子都忘不了你,想要你给他一个机会,他想追求你!”

“妈,以后你别乱收人家东西了,我已经结婚了!”陈欣怡道。

上学那会,刘庆丰就追求过陈欣怡,后来刘庆丰出国,两人就再也没联系了。

“诶,人家庆丰可说了,他不在乎你结过婚,他爱你,他为了你愿意干任何事。

女儿啊,庆丰可是个好男人,”沈爱萍瞪了眼在做着家务的秦川,“哪像咱家这个只知道吃的废物!”

听着沈爱萍的讥讽,秦川紧紧攥着拳头,入赘陈家三年来,他没有用过陈家一分钱,甚至还用自己打工挣的钱来补贴家用。

每天五点起床做好早饭,晚上下班回来了非但没有休息,还要继续操劳承担繁重的家务活。

这样的傻子赘婿,世界上只怕也只有他一个吧!

“女儿啊,庆丰对你是真心的,而且他听说你公司急缺五百万资金,他都愿意借给你。”

“你就听妈的,跟这废物把婚离了,我已经替你答应了庆丰,明天你参加完家族聚会后,你跟他一起吃个饭好好聊聊。”

沈爱萍笑着说完,扭头看到秦川正盯着她,沈爱萍立马跳脚骂道:“你个废物,你怎么还在这?还不快滚去做饭!你想饿死我啊!”

秦川怒火上涌,手中的扫把传来一声咔嚓声响,抬头看着沈爱萍说道:

“妈,我秦川在陈家三年,就算没有赚到什么钱,但也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啊,三年来我任劳任怨,今天别人不过送了一条破烂项链,你就要把女儿卖了?”

啪!

一声脆响在客厅中响起,沈爱萍一巴掌扇在秦川脸上。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正如这些年来秦川所忍受的嘲笑和讥讽,不断燃烧着他的尊严,触碰他的底线。

“你……”秦川扬起手。

“你个没用的废物你今天倒是打我一下试试?老爷子现在已经死了,你不是认识那个神神叨叨的怪老头吗,你去找他呀,别跟个癞皮狗似的赖在我陈家啊!”

沈爱萍看到秦川扬起手,还瞪圆了双眼,非但不怕,反而凑了上来。

秦川紧紧捏着拳头,指甲直接嵌进了掌心,手痛,心更痛!

“好了,都别吵了!秦川还不滚回去做饭!”陈欣怡瞪了秦川一眼。

秦川咬了咬牙,转身朝厨房走去,任由身后刺耳的嘲笑在客厅回荡。

结婚三年,虽然陈欣怡对他没有好脸色,但是在沈爱萍骂他的时候,陈欣怡还是会站出来替他说话!

回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食材,开始摘菜。

这时,口袋里老旧的手机响了起来,秦川下意识的拿起手机看了看。

居然是怪老头打来的。

“秦川,三年期限已到,你出色的完成了最后的考验,恭喜你重获自由,去完成你未完成的事吧!拿回你的秦家,拿回属于你的一切!”

秦家,原京城第一家族。而秦川则是秦家的唯一继承人。

五年前,秦川爱上了慕容家族的长女慕容雪。

两人很快坠入爱河,本应该幸福一生,谁知结婚当晚,慕容雪竟然刻意将秦川灌醉,骗他签下家产转让合同……

一夜之间,秦川的所有财产都被慕容家夺去。

秦川怒不可遏,上门讨要说法,结果却被慕容雪暗算,叫人打断秦川手脚,扔进海里喂鲨鱼……

要不是怪老头出手,秦川怕是早就被鲨鱼分而食之!

走投无路,秦川拜怪老头为师学习医术武术和奇门遁甲,出师那天,怪老头给他最后一个任务,那就是入赘陈家,吃苦三年……

今天正是三年期限的最后一天。

现在他终于可以亲手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我已经将海城最有钱的川锋国际集团转移到了你的名下……”

“我知道你这些年过得苦,我给你打三千万过去,你先花着,花没了,你管你的私人秘书齐清雅要……”

咔嚓一声,秦川因为过于激动,一不小心将手中的碗捏碎。

“你个没用的废物,你想吓死人啊!”

沈爱萍正在和陈欣怡谈论明天家族聚会的事宜,听到厨房的声音,吓得沈爱萍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怒气冲冲的走进厨房。

“败家玩意儿,连个碗都拿不稳,趁早死了算了。当初我女儿跟了你真是瞎了眼!”沈爱萍吼道。

秦川没有搭理沈爱萍,看了一眼手机上刚刚收到的余额提醒,跑到陈欣怡身边,激动喊到:“欣怡,你那五百万我可以帮你弄到。”

“哈哈就你?”沈爱萍冷冷嘲笑:“你个送快递的你知道五百万是什么概念吗?”

“你送一个月的快递才五千块,五百万,你要送一辈子…”

“如果你能拿出五百万,我管你叫爹……”

“是么?”秦川淡淡一笑,双眼死死盯着沈爱萍的双眼:“记着你今天说的话。”

“你少吓唬我,明天你要是拿不出来,我就让欣怡和你离婚。”说完,沈爱萍拿着刘庆丰买给他的礼物回了卧室。

“秦川,你是不是傻,五百万,你就算把全身的器官卖了你也弄不到。”等沈爱萍走后,陈欣怡狠狠地瞪了秦川一眼。“你骗妈说你能拿出钱,我看你明天怎么交代?”

“连你也不信我?”秦川问道。

“我信你个鬼。”砰地一声,陈欣怡关上了房门。

秦川一个人站在客厅,看着这生活了三年却依旧陌生的地方,攥紧了拳头!

碎裂的屏幕上,三千万的余额清晰可见!

……

次日凌晨,秦川在沙发上睡着正香,腰间突然传来一阵痛楚,他瞬间惊醒坐了起来。

沈爱萍此时正穿着一件黑色蕾丝边的睡裙站在旁边,一只脚正踩在秦川的腰上。

“你是猪吗天天就知道吃和睡。欣怡的手机忘在家里了,你现在马上给她送过去,要是耽误了她的事情,你就别想回来!”

又是一脚踹在秦川腰间,沈爱萍满脸嫌弃的去了卫生间洗漱。

秦川咬了咬牙,双眼通红的坐了起来,他昨天连饭都没吃,这一脚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不过,陈欣怡的工作的确不能耽误,秦川急忙拿起手机准备出门。

就在这时,陈欣怡的手机铃声响起,秦川随便看了一眼,整个人突然愣在了门口。

“废物你还磨蹭什么!快滚去送手机……”

“闭嘴!”

沈爱萍从卫生间出来,看到秦川还愣在原地,气就不打一处来,然而还不等她将话说完,秦川突然回过头狠狠瞪着她。

从来没有怕过的沈爱萍,这时候竟然下意识的后退几步,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眼神。

手机铃声依然在响着,客厅却如同死寂,只因为,荧幕的备注上,清晰地显示着两个字‘老公’……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