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值这价

作者: 暖一心|发布时间:2019-08-02 00:00 |字数:2115

这天晚上,秦酥又梦见了穆川。

在梦里,穆川也不复年少时的青涩干净模样,他长得一脸尖酸刻薄,穿着精英的衣服,人模狗样。

他拉着自己堂姐秦诺的手,趾高气昂地对她说:“秦酥,你姐哪都比你强,在床上,她可以九九八十一式地取悦我!而你呢,像个木头,白瞎了一张这么好看的脸!”

然后,秦诺对她扬扬眉,和穆川躺倒,开始施展她的九九八十一式。

秦酥大惊。

梦里的背景是一片草地,远处是干净透明的湖,金色的阳光照在草地上,把一切都照得亮堂堂的。

草地上有很多人,他们都穿着得体的礼服,男的西装,女的各式各样的裙子,他们都带着一脸善意的表情看着草地上那对人影表演,好像这是什么有趣而又很正常的事,经常发生一样。

秦酥的目光慢慢低垂,落在自己的手上。

有一个男人拉着她的手,两个人十指交缠,他们的手指上各戴着一个戒指,那是结婚的钻石对戒。

在往上,是男人的脸。

他有一张十分好看的脸,眉若刀锋,目若点漆,鼻梁高耸,嘴边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他双目温柔地看着她,好像无声地传达给她他的温暖和爱意。

是袁晓冬。

秦酥想起来了,这是她和袁晓冬结婚的现场。

一个月前,她的父亲从十七层的秦氏大楼一跃而下,只留给她几个字:“女儿,原谅爸爸的任性和懦弱,这一切就交给你了,永远爱你的爸爸!”

秦酥当时拿着这张纸,跪在父亲血肉模糊的尸体前,泪如雨下,她的内心一直无声地呐喊咆哮:你都死了,还怎么爱我?有天大的困难,我们一起面对啊!

可是逝者已矣,再也不可能听到她的声音。

那个时候,秦氏公司遇到极大的困难,即将破产,而她的母亲又爆出和小叔子有一腿的丑闻,父亲不堪打击,选择了这条绝路……

二十岁的秦酥拿着公司的股票文件,到处奔走,求救无门。

她找到她的男友穆川的时候,正好撞到穆川和她堂姐秦诺的奸情。

当时秦诺光溜溜地都挂在穆川身上,穆川被她撞见,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抱着秦诺一边做一边走过来奚落她,说她就是个废女人,两个人在一起三年,不及秦诺跟他在一起一个月给他的多!

秦诺笑:“妹妹,这么好的男人,你不要,我可不客气了!你知不知道,当一个男人想得到你的时候,他是很用力的!”

穆川是她的真爱,这一幕像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将她压垮!

秦酥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房子的,后来,她找到了袁晓冬。

袁晓冬就是整个隐城的一只老虎,不仅人长得漂亮,还多金!所谓袁晓冬跺一跺脚,整个隐城也要震三震!

秦酥还清楚地记得她非常霸气地把袁晓冬的车拦在地下车库门口,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帮帮我,给我十亿,以后秦氏就是你的!”

袁晓冬站出来,斜勾着嘴角,笑起来像抽风。

当然,这是秦酥的恶意污蔑,隐城人人都知道,袁晓冬的美貌要是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当时袁晓冬睨视着她,毫不客气地讽刺:“你们秦氏不值那个价!”

她的心已经跌到谷底,要是袁晓冬也不帮她,那秦氏真的完了!

虽然父亲已经非常不负责任地抛弃了她,但她心里堵着一口怨气,她是不会让父亲一生的心血付诸东流的!

所有伤害过她的人,她都会让她们付出血的代价!

所以秦酥又硬挺着说:“十亿,不光是我们秦氏,还包括我!”她舔舔干裂的唇,“你也知道,我非常漂亮,而且身体也很干净……我们秦氏只是遇到了困难,资金链断了,但项目和机构都还是好的,如果不是遇到这种事情,我的价格远远不止于此!”

袁晓冬哈哈大笑,烫的笔直的西装裤线像是一把刀,他伟岸的难以企及的身躯像一尊神!

一句话,决定着她的生死!

但袁晓冬答应了。

秦酥以为自己至多能做做他的情人,没想到他直接娶了她。

梦中的婚礼并不是真的婚礼,他们去登记结婚后,袁晓冬说暂时不把他们结婚的事实公之于众。

因为陷害秦氏的幕后推手还没有找出来,如果有他这么一个强大的老公,别人就不敢轻举妄动了,但是又想要一个仪式……

所以,借着袁氏注资秦氏的机会,他们举办了一场宴会,他拉着她的手出席……

有了袁氏的注资,秦氏起死回生,无数等着看好戏的人大跌眼镜!

穆川也曾带着秦诺来嘲讽,可袁晓冬是老虎,秦酥已经可以狐假虎威,没受到什么伤害!

秦酥从梦中醒来后,有一阵子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她动了动手,发现自己的右手被一个人紧紧地握着,像梦里一样,十指交缠。

扭身,侧目,是袁晓冬。

睡着的男人身子依旧颀长骄傲,炎热的夏天,虽然屋里打着空调,但是他的体温还是很高。

他眉目安详,不像白天那么犀利,睡着了依旧美得可以入画。

秦酥静静地看着他,用眼神描摹这他的五官,每一个线条都深深地进入她的心底。

她不知道袁晓冬是怎么想的,按道理说,他们只是协议夫妻的关系,他不应该对她强娶豪夺吗?

可结婚一个月了,袁晓冬把她带回来的第一天晚上就霸道地宣布,既然是夫妻,就一定要同床!

可每天晚上,他也只是沉默地牵着她的手睡觉而已!

从未碰她!

是自己的魅力不够吗?

秦酥内心打颤!

现在袁晓冬可是她唯一的靠山了,她一定要将他牢牢抓住。

又看了一眼睡着的人漂亮的眉眼,秦酥突然道:“你为什么不要我?”

袁晓冬闭合的眼睛突然睁开,一双星眸灿若星辰。

“你爱我吗?”袁晓冬反问了一句。

她爱不爱他?

这个重要吗?

他们不是协议的关系吗?

秦酥不知道为什么袁晓冬会这样问,她的一颗心早已给了穆川,遍体鳞伤,虽然现在知道自己简直是瞎了眼,爱上他不如爱上一条狗!

可感情的事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一颗已经变成灰烬的心,也不是那么容易春风吹又生!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