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久别重逢

作者: 小田七|发布时间:2019-08-01 06:00 |字数:2105

轻柔的晨风擦过纯白色的大理石窗台,掀起乳白色的窗帘,俏皮的钻进屋内,撩拨着床上相依而眠的两人的长发。

“嗯……”

额头被自己长发弄的有些酥麻的女孩,赌气似地嘟着一张小巧的红唇,轻柔得呢喃声从艳红的唇瓣里冒出来。

不甘地伸手去撩在自己额前作乱的长发,却发觉自己的手臂被人紧紧地搂着,感受着身后人的温度。

女孩的神色有些恍惚,她已经多久不曾被人如此轻柔的保护在怀里了。

这种感觉只有在梦里的时候才会出现,但是醒来时,确是满室皆空,想着那种孤独的感觉让她心底微微一疼。

少有的睡意被心底的恐惧驱赶殆尽,猛然睁开眼睛,看到圈住自己腰身的手臂。

还有自己身后真实的温度,女孩缓缓地输出一口气,原来这不是梦。

魏江越,自己想念了十年的人终于回来了。

“怎么了,时间还早,在睡一会!”身后的人感觉到自己身前人的动作,搂着她的手臂紧了紧,唇瓣轻柔地贴到她的发丝上,爱怜地吻了吻她的长发。

被魏江越困在怀里的人,微微地咬了咬唇,想着昨天晚上的经历,她怀疑身后的人知不知道她是谁?

如果知道自己的身份,那魏江越会不会以为昨晚上陷害他的人是自己。

她现在身处娱乐圈,还是一个新人,就算不喜欢圈子里的那一套,向来不屑做这些,却很担心魏江越误会自己,毕竟,他被下药的事实就在眼前。

抱着她的人,听不到身前人的声音,微微地蹙眉。

怀里的人,魏江越是十分熟悉的。

小时候会因为邻居家一只猫咪死掉哭的死去活来,不吃不喝的善良小丫头,竟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长大了。

魏江越相信,昨晚上的事情绝对不是她做的。

那个时候自己因为药物已经失去了理智,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抱着的人是谁,只是觉得怀里的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等到事情过后,看着昏迷在自己身上的,就是让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后,魏江越当真是五味陈杂的不知如何是好!

见到自己最爱的人,自然是开心的,可是一想到自己刚刚做的事情,他自己不后悔,却不敢想象婉茹醒来后,知道这一切会是什么样子的。

此刻抱着怀里的人,听不到她的声音,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魏江越,魏总裁也开始忐忑起来,搂着怀里人的手臂紧了紧,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贴着身后人,曹婉茹有些沙哑地开口,很想问一问身后人知不知道自己是谁,却怎么都问不出口。

“你在休息一会,我会让人给你准备好衣服,起床后记得吃早餐!”克制住自己的冲动,魏江越抬手摸了摸曹婉茹的头,轻柔的叮嘱一声,不敢把自己气恼的情绪,泄露出半分,就怕吓坏了床上的人。

“我……”感觉到自己腰间的手离开,曹婉茹有些害怕地收拢自己的手臂,拉住自己腰间的手,一时间又不知如何开口,这样的见面到底是让她尴尬的。

“是我的婉茹长大了,在我跟前都不会说实话了?还是……”这十年的分隔,我没能陪在你的身边,让我们之间产生了隔阂,我已经不再是你依赖的人了吗?

这些话魏江越不敢问出口,心底却越发的酸涩,煎熬,凝视着身前人的目光也越来越深邃。

“江越!”听到魏江越喊出自己的名字,曹婉茹猛然转身,把自己的脸颊埋到魏江越的胸前,憋了十年的泪水,就像是决口的堤坝一般,一旦打开就再也掩盖不住。

眼泪从曹婉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断地往下落,打湿了魏江越身前的睡衣,也挖疼了魏江越的一颗心。

“江越,我以为你们不会再回来了,回来也不会记得我了,这些年我好努力的,好努力的想要把自己变的更优秀,这样你就不会嫌弃我了,等我有机会了,我就能到国外去找你和爸爸,妈妈,告诉你们,我不在是那个考试总部及格……总是害爸爸,妈妈担心的……也考不出好成绩的……婉茹了……”

断断续续,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格外的凄凉,曹婉茹的声音嘶哑轻柔,混合着哭声,并不是很大。

可双手紧紧抱着她的魏江越却觉得,曹婉茹的每一句话都好似一声声敲打着他胸口的闷雷,疼的他也撕心裂肺。

那个每一次生病,遇到事情难过的事,或是因为考试,害怕家人担心时,躲起来哭鼻子的小丫头,是经历了什么变成如今的样子呢?

从知道抱错孩子,到她离开魏家,回到曹家。

这些年在国外,他一直在暗中派人追查婉如的下落。

只是在他们离开后,陈雅就因为曹宸到处惹是生非,又是赌钱,又是打架,欠了一堆债,不得不,不断搬家换地方。

而自小就善解人意,总是担心给人添麻烦的曹婉茹,性格像极了温柔的妈妈,根本就应付不来曹宸这样的人,高中毕业就开始出来打工赚钱替曹宸还债了,根本就没有机会上大学。

这次他们会相遇在这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也与曹宸脱不掉关系。

“对不起,婉茹,以后我一定不会在离开你,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

搂紧怀里的人,唇贴在曹婉茹的发上,心疼地安抚着曹婉茹,也是给自己的承诺。

“江越!”听着魏江越的声音,曹婉茹抬手搂着他的腰,就像是溺水人遇到了浮木,好似一旦松手就会把自己淹死一样。

抱着她的魏江越,很是小心地承接着她所有的苦,所有的痛,和所有的委屈,手不断地拍着她的后背,就怕她哭的太伤心,伤到自己。

被魏江越抱在怀里的曹婉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每一次难受到哭的时候,就要跑到魏江越的怀里,才能觉得安心,才能止住自己的眼泪。

这次积压了十年的委屈,一次全部宣泄完,自然是要点时间了,这一哭就哭到睡着了。

看着和小时一样睡在自己怀里的人,魏江越又是心疼,又是安心地吻了吻曹婉茹的额头,“我回来了,以后你的天下我来为你撑起。”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