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者: 你的Asley|发布时间:2019-07-28 18:57 |字数:2762

12月28日,Z市的天成中学内。

街巷的路灯射出昏黄的光线,投向室内欢腾的一片。被装点得闪耀夺目的偌大报告厅中,应援声、欢呼声、吵嚷声混杂在一起,学生们兴奋地讨论着舞台上的节目,老师们则一边笑着和别人交谈一边拍着演出视频。这一切的一切,构成了天成中学元旦晚会最真实的写照。

又一个精彩的节目落幕,掌声呼啦啦地响成一片。笑容可掬的学生主持字正腔圆地报幕着:“感谢这几位同学的精彩表演。大家觉得他们表演得如何呢?”

台下学生们齐声喊道:“好!”

“那么,接下来要登场的这位同学,会让你们震撼到窒息。她有着令人惊羡的容貌,仿若天籁的靡靡之音,和不得不感叹的学霸头脑。”主持人徐徐诉说着,“大家都猜到她是谁了吧?请告诉我,她是——”

“颜!熙!染!”观众们无不激动地叫嚷着。

主持人说:“下面,让我们有请颜熙染同学为我们献唱一曲——《浮生未歇》!”

话音刚落,台下的议论声就开始此起彼伏,只见台上灯光忽明忽暗,映照出颜熙染模糊的轮廓,但见那做工精细的一袭汉服,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随着音乐声响起,那清丽的容颜猛地清晰起来,一抬手、一移步,都足以让女生嫉妒得想咒骂上帝。

她启唇唱道,柔和的声线荡漾开来:“谁家的清笛渐响渐远

响过浮生多少年

谁家唱断的锦瑟丝弦

惊起西风冷楼阙

……”

颜熙染认真地唱着,将那叫人叹为观止的唱功发挥得淋漓尽致。台下的人皆是听得陶醉不已,一时间安静一片。颜可湉在茫茫观众席中也睁大了双眼竖起耳朵听着,却是失落地垂下头。果然,我还是无法像别人一样懂得欣赏音乐。

忽然有“不食人间烟火”的新生傻傻地问一旁的同学:“她唱得好好啊,专业的吗?”

那同学白了新生一眼,说:“开玩笑吗你?人家可是音乐世家颜家的掌上明珠欸,能不专业吗?她可都成我们天成的金字招牌了呢!我们的女神啊!”

“哦,那么厉害吗?”新生小声地嘀咕了句,又转头专心致志地看表演。

“听罢笛声绕云烟

看却花谢离恨天

再相见方知浮生未歇……”颜熙染平静地唱着,心里却掩埋着波涛汹涌。若我的歌声,他能听到,他能不能,多看我一眼……想着,她垂眸一笑,在舞台上旋转了起来,裙摆绽开着,像盛放的花朵一般。

不久,一曲终了,颜熙染优雅地谢幕,回到了后台。

主持人又说着:“感谢这位同学的精彩表演!不得不说啊,颜熙染的表演果然是精彩,每次都如此完美无瑕。”他顿了顿,又道:“接下来要上场的这两位同学,是本校的响当当的风云人物。一个静默如水,一个热情似火;正好一个像秋天,一个像夏天。可就是这样的他们,却是最佳拍档。他们是——”主持人又一次把话筒伸向观众们。

“尉迟朔之!祝煦寒!!”这一次,观众们叫得更热烈,特别是女生们,脸都激动得涨红一片。

“好的,请祝煦寒、尉迟朔之为大家带来压轴曲——《东西》!”

接着,两个长相俊美的少年便上了舞台,一个手里提着小提琴,一个背着一把吉他。尽管灯光微暗,但还是掩盖不了他们的光芒四射。有男生不满地交头接耳道:“上天真是太过分了,女神这么好看就算了嘛,干嘛让这俩男生都那么好看?不公平啊!”

“毕竟是镇校之宝——‘冷暖校草’嘛,一个学霸,一个体育健将,帅一点也是感谢他们为世界做的贡献。”另一个女生无不调侃地回答道。

台上音乐声已轻快地想起,配合上尉迟朔之清脆的小提琴声,竟然毫无违和感。祝煦寒拨弄着吉他,与朔之相视一笑,唱道:“收到需要赶快回复的信息

那就考虑看看是不是要回应你

如果说以后都不用对你讲客气

我就等着对你说一句欢迎光临……”

祝煦寒略有些桀骜不驯的声调引得女生们尖叫连连,他便顽皮得连连放电。在后台偷瞄的学生会“后勤人员”祝凉冉不屑地说:“可湉,你看看啊,我哥都拽成什么鬼样子了。”

跟随她站在一旁的颜可湉无声地笑笑,却是不语。这对兄妹啊,就是喜欢怼来怼去的呢!

舞台上,尉迟朔之优雅地拉着提琴,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他的琴技确实是不错的,只是他从来都甘愿做好兄弟的陪衬,永远都不会和祝煦寒一起在台上唱歌。至于原因,倒是成了个未解之谜。

祝煦寒已唱到了末尾:“因为始终和你前进

回忆并肩旅行

我愿意陪着你去东和西……”

音乐声戛然而止,台下爆发出女生们潮水般的呐喊声、鼓掌声。而男生们都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鼓掌着,对她们近乎疯狂的举动表示无言以对。

尉迟朔之和祝煦寒有说有笑地回到了后台,一路上不少羞涩的少女红着脸向他们打招呼,他们俱是微笑着点头致意。此时颜可湉、颜熙染和祝凉冉也聚在一起寒暄着什么,不时有欢声笑语传来。

祝煦寒见颜熙染的汉服是薄薄的一层布,保存不了什么热量,便微微皱了皱眉,走过去对她说:“你冷吗?衣服这么薄,要不要穿我的外套?”

颜熙染一愣,又看了看一边的尉迟朔之,犹豫地委婉微笑说:“不用了,谢谢。”

尉迟朔之看了眼祝煦寒的衣服,原来如此,祝煦寒的衣服也很薄,根本没法保暖。于是他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道:“这个可以吗?”

颜熙染眼睛微微睁大,流露出一丝晶亮的光芒。“多谢,尉迟朔之同学。”她垂眸接下外套,静静地穿上了。

一时间,五人的对话忽然安静了下来,涌动着意味不明的气氛。颜可湉顿时有些没由来的心慌:这气氛怎么这么诡异?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以现在的局面来看,夸一夸自己的姐姐应该是可以稍稍缓解一下尴尬的。想毕,就开口对颜熙染夸赞道:“姐,你今天表现真不错,不愧是‘天才歌姬’!”

“谢谢。”颜熙染应道。

尉迟朔之心里不禁生出疑问,这两人是姐妹吗?还是有别的关系……又见其他几人对她们的谈话都没有表示不解,只好止住了当场发表疑问的想法。

祝煦寒一看颜可湉夸奖颜熙染,也按耐不住自己的虚荣心,急忙道:“湉妹,那我呢?我唱得好不好听?”

颜可湉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说好听也不是说难听也不是,毕竟她有难以启齿的原因……“呃,这个……”她支支吾吾地说着,眉毛都快拧到一起去了。

“哥,哥!你是不是忘了可湉她是……”祝凉冉见势头不妙,赶紧对自家哥哥挤眉弄眼,示意他快点收住脚。

祝煦寒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忙道:“不好意思啊湉妹,我忘了哈哈,实在抱歉。”说着也不忘给一旁气得嘟起包子脸、做出“杀了你”动作的妹妹祝凉冉赔着笑。

尉迟朔之的心里又立即冒出好几个问号,同时在暗自嘀咕着:“什么啊,为什么他们在说什么我都不知道?那个颜什么湉为什么不能评价煦寒的歌唱?”他仿佛快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搅成一团了。

祝凉冉听见观众席上又响起阵阵欢呼雀跃的声音,兴奋地说:“好了好了,我们去看演出吧!不知道又错过了什么精彩片段……”说着就拉起她的最好闺蜜颜可湉的胳膊跑了起来。颜可湉又好笑又无奈,但也跟着去了。

颜可湉在观众席上就座,脑中忽然又回溯起之前和祝煦寒的对话。如果。如果她没得那个病,她是不是就可以大大方方地评价祝煦寒的唱功,和凉冉一起唱最流行的肉麻情歌,并可以一边写作业一边哼着小曲了?只可惜,世上没有如果,也没有万一。

她不知道的是,在今后的日子里,她将收获的所有惊喜,早已足够弥补得那得奇怪病症的遗憾……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