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品阁的秘密

作者: 格零|发布时间:2019-01-29 18:17 |字数:1753

我叫白桑,今年24岁,是个小姐!

10岁的时候,我就被后妈卖到了一品阁,这个比天上人间还神秘的地方,让我在同行面前抬不起头来。

这并不是说我活不好,而是在一品阁,我因为个子和脸蛋都没长开,所以一直没接过客,平常就做做杂活。

在我24岁以前,我其实并不知道一品阁到底是干什么的,隐约只知道是干那个的,但又不敢乱猜,因为我和其他姑娘一样,白天像正常人一样去学校,晚上回到这里,她们接客,我打下手。

和现实生活里的足疗会所一样,我们也是白天休息,晚上灯火辉煌,一旦12点过后,除了我以外的所有姑娘都会被叫到大厅,然后没多久每个屋子就会跟夏天的青蛙一样,叫声此起彼伏……

但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在一品阁里看见过男人出入,有次我不信邪蹲门口等,从头到尾我连一个鬼影子都没看见,除了那个没有男人特征的王太监王公公阴着脸出来找我。

说起王公公,我就来气,前天傍晚我刚从学校回来,他就站门口等我,色眯眯的看了我一眼后竟吩咐我去走廊上洒血。

我不知道他是针对我,还是故意刁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要在营业之前一定要在走廊上洒血,更不知道这些是什么血,只知道如果我没干好,就会被王公公性虐待,因为在一品阁,他说了算。

我把东西放下后,去工房拿来工具,刚准备干活就听到一道酥媚的呻吟声从我身侧的屋内传出来,我一愣,这声音好耳熟!

“客人,你好坏哦,居然这么用力!”

张丽!我瞬时确定,这声音就是住我隔壁的张丽!

“嗯!嗯!啊!”张丽蓦然娇喘着惊呼:“客人,我的好客人,您轻点,张丽受不了了!”但随即从里面传来张丽一声比一声更妩媚的轻吟。

我面上一红,慌忙提了血桶就要逃。要知道,我虽已24岁,却跟异性连亲吻都不曾有过。我跑了几步,却鬼使神差的停住,竟去偷看。

我轻着动作一点一点的将门打开,张丽的呻吟声不断的刺进我的耳朵,但除去张丽的声音,屋子里却是一片死寂。我越发好奇,想要看看这屋子内的客人长什么样子,但不管我怎么睁大眼睛,除去一片黑暗,根本什么都看不见,这不禁让我想到,我虽在一品阁多年,却似乎从未见过有客人在一品阁出没呢!

张丽的呻吟声却越来越激烈,并伴随着身体啪啪的猛烈撞击声,让我面红耳赤,但一股寒意却弥漫出来!

突然,一只手覆盖上我的胸:“你是不是也想像张丽一样舒服啊!”

我惊恐的睁大眼睛,想要逃离,但我的嘴巴却被捂住,那手放肆的欺凌着我的胸,我的身体被禁锢住,抵压在了墙的死角。

我疯了一样反抗,因为我知道,禁锢我的就是管理我们的王公公,他虽不能人道,却已经用变态的手法糟蹋了很多阁里的人。

我拼了命的挣扎,但王公公力气始终占我上风。他阴笑着将我面朝下的压在地板上,那双干枯的手开始撕扯我的裤子,似乎我越挣扎,他就越兴奋。

王公公的行为在阁里众所周知,但根本没有人来管,所以他越发的猖獗。而我却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我慌乱无措,但又反抗无效。

王公公一边压制着我,一边已经解开我的裤子,这一下,我彻底急了,看见面前的血桶,抓了就往身上倒。

哗啦,我全身都被血浇透,又脏又腥臭,王公公一把甩开我,赶忙去擦被我溅到的裤子。

“对不起,王公公,我,我刚刚是不小心打翻的!”我赶忙道歉。

啪!王公公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我的脸上,猛烈的力道让我一阵耳鸣,但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王公公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洁癖,我现在这样又脏又臭,他肯定没有兴趣了!

王公公居高临下的盯着我,但却突然阴恻恻的笑了:“白桑,你知道我们阁里做的是什么生意吗?”

我毛骨悚然,本能的摇头。

王公公缓缓蹲下身,笑意更浓:“当然是皮肉生意,否则,张丽怎么会如此舒服!”

虽然阁里规矩森严,不许我们这最底层的人打探阁里的行当,但每每听见呻吟声,我心里还是猜测到了几许。

“那你知道她们接的是什么客人?”王公公的双眸眯起,诡异在他眸子里弥漫。

男人!我差点冲口而出,王公公却笑的阴森森,一张干枯的脸逼在我的面前,让我寒意四起,而张丽的呻吟声越来越激烈:“客人,你这宝贝又冷又大,真是太厉害了,丽儿受不了了!”

王公公直勾勾的盯着我:“白桑,你知道张丽为什么会说那个东西又冷又大吗?”

为什么,人的体温该是热的啊,如何会冷!我的脑子开始有些乱。

“你知道,为什么每晚都要你在走廊里洒血吗?又为什么你在这一品阁这么久,却没见过一个客人呢?”王公公森森的笑,干枯的脸好似要裂开来一样。

冰冷的寒意从脚底弥漫遍我的全身,让我很狠的一颤:“为,什么?”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