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婚礼

作者: 蛋黄派|发布时间:2018-12-14 16:46 |字数:1687

紧闭的婚房内,窗帘完全拉上,隔绝了外界的光线,只剩下暧昧的暖黄色灯光。

夏觅晴被死死摁在墙上,感觉到身上的婚纱裙摆被人撩起,她剧烈地挣扎着,声音里满是怒气:“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场合吗?放开我!”

男人一双大手探进她的裙底,灼热的气息流连在她的耳畔,似情人间的呢喃:“没想到,你穿婚纱的样子还真好看,让我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听着对方明显调戏的话语,夏觅晴脸色难堪地偏过头去,再次挣扎起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你说呢?”男人轻咬了一口她的耳垂,磁性低沉的嗓音带着些勾人心魄的性感,“我们还从来都没有在婚床上做过呢,不知道那感觉是不是完全不同?”

“莫霆钧!你疯了吗?”夏觅晴反抗得更为激烈。

她知道这个男人向来无所畏惧,相处几年,她也从来猜不透他的想法,可他向来说到做到!

放在一旁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来电是施南莲,她的婆婆。

婚礼仪式就要开始,他们在找她!

“你放……唔!”夏觅晴的话被对方骤然逼近的一个吻堵了个结实。

莫霆钧的吻向来侵略性十足,舌尖在她口腔里肆意掠夺,让她没有丝毫可以回绝的机会。

手机上的来电因没人接通而被挂断,没过几秒,屏幕又再次亮了起来,这次是宁哲宣,她的……丈夫!

她的分心彻底勾起了莫霆钧的不满,将她重重地摔在床上,翻身压下,在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时,撞进她的身体。

夏觅晴疼得全身都在颤抖,眼眶通红:“莫霆钧,你个疯子!他们在找我,随时可能推门进来的!”

当初逼她嫁给宁哲宣的人是他,如今在她结婚当天做出这件事的也是他,他到底把自己当什么?

“那又如何?”莫霆钧却只是毫不在意地轻勾唇角,眉梢间是一如既往的肆意。

这个男人太了解她的身体,知道她所有的敏感地带,轻而易举让她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而她越是反抗,他也越是激烈。

她在冰与火的两重天中苦苦挣扎,感觉自己快要死去。

如果……能这样死去,也未尝不好……

手机铃声还在锲而不舍地响着,她已经能够想象得到婚礼宴厅里的兵荒马乱。

在她身上驰骋的莫霆钧突然将手机捞了过来,嘴角扬起恶劣的笑容,然后,他当着她的面接通电话,还放在她的耳边。

“觅晴?你去哪儿了?婚礼要开始了。”那头的宁哲宣略显焦急。

与此同时,莫霆钧的动作更为猛烈了些,面上却还是带着春风和煦般的温柔笑意。

夏觅晴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含着泪满眼乞求地望着身上的人。

挂断吧……求你了……

电话那头宁哲宣的声音还在响起,“喂?觅晴?你怎么不说话?说话!你在……”

然后,电话被突然挂断。

事后。

莫霆钧慢条斯理地扣着衬衫纽扣,隐隐露出健硕精壮的腹肌,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夏觅晴:“啧,养了你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学乖。”

闻言,夏觅晴也看向了他胸膛上的那些抓痕,垂眸没吭声。

莫霆钧再次餍足地舔了下嘴唇,补了一句:“不过,我喜欢。”

夏觅晴整理婚纱的动作一顿,心跳几乎漏了一拍。

这次是莫霆钧的手机响起,他随手接起。

电话挂断后,他脸上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容。

“你的婚礼大概是举办不成了。”莫霆钧修长的手指灵活而又缓慢地将最后一颗扭扣扣好,幽幽道:“就在刚才,你的丈夫,我的好兄弟,在找你时从楼梯上摔下去。”

……

为了避嫌,两人前后脚赶到了医院。

夏觅晴才刚靠近诊疗室,迎面而来的就是施南莲的一记耳光,“你到底死哪儿去了?害得我们宁家今天丢脸不说,我儿子还因为找你摔下来,如果不是我儿子喜欢你,你以为你能进我们宁家的门!!”

夏觅晴被这一耳光打懵,耳边尽是嗡嗡声。

缓缓抬头,就看到莫霆钧正一脸漠然地看着她,仿若陌生人。

不等夏觅晴回话,诊疗室门开了,宁哲宣坐在轮椅上被护士推出来。

头上包着纱布的宁哲宣脸色略显苍白,出声示意:“妈,霆钧,你们先回去。”

言外之意是这里只有夏觅晴一个人就足够了。

施南莲瞪了夏觅晴一眼:“好好照顾我儿子!”

随即便转身利落离开。

莫霆钧也没有多留,只是临走之前,他看了夏觅晴一眼,目光有些隐晦不明。

夏觅晴不明白他眼神里的深意,宁哲宣突然叫她:“推我回病房。”

“嗯。”夏觅晴收回思绪,推着他进了病房。

关上门,她刚一转身,额头就被东西狠狠砸中,她惊呼一声,下意识地伸手捂住,响在耳边的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

“夏觅晴,我今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