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忽略的心事

作者: 酒水留香|发布时间:2021-05-08 17:04 |字数:2020

北郊璃山的公路上,一辆轿车疾驰前行。

周围尽是苍翠的树木,清新静谧。不远处便是c市著名的璃山别墅区,被风景优美的景地和苍翠林木环绕在其间,如同世外桃源。

远看几幢高耸的洋楼和中西结合的建筑跳出树木,露出雕刻精美的花纹与标志。

这是财富的象征,也是权势的象征。

在c市纵横商界的萧氏总裁便住在这里,而公路上那辆轿车的主人,也正赶往萧家。

车内,黎清冷清着脸抱臂坐在后座,前面开车的司机冷汗直流。大小姐心情不顺,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灾难。

“小姐,一会儿到了萧家,可千万要控制好脾气啊,惹恼萧景逸,我怕他对您动手!”

“哼,他敢一通电话打来对我怒骂一番,说我心思狠毒,三观扭曲,伤害一个无辜的女人,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白若情有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动她一根汗毛了吗?怕不是那个女人又在胡说什么,可萧景逸却鬼迷心窍!”

黎清气炸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却要平白受到这样的侮辱。

她与萧景逸认识二十几年,自己默默喜欢他十几年,看不到自己的真心也就罢了,现在还要为了一个心机颇深的女人怀疑自己!

不证明自己的清白,她寝食难安!

与此同时,萧家。

二楼客房,白若情一脸苍白地躺在床上,萧景逸站在旁边,神色低沉。

“你在这里休养就好,不用顾及别人。”

“对不起,萧总,给你添麻烦了。”

她皱着眉,额头上一块纱布渗出血迹,脸上也有被掌掴的痕迹,看起来楚楚可怜。

房门被敲响,管家进来传话,说是黎大小姐过来了,正在楼下等着。

闻言萧景逸转头,眸中夹杂着愤怒和复杂。

走到楼梯口处便看见了黎清,她坐在沙发上,神情冰冷,眼中簇着小火苗。

她有什么好生气的?

听到动静,黎清回头,俩人视线相对。

“萧景逸,你电话里说的什么意思?”

她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质问。

“你不喜欢白若情可以,但是没有必要让人去找她的麻烦。”

“她不过是个打工的女孩子,你居然找一群男人去她店里闹事、殴打她。黎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

萧景逸越说越愤怒。

他与黎清从小一直长大,本以为她只是性格娇纵急躁些,没想到会做出这种伤害别人的事。

白若情曾经救过自己,而且,她与母亲……

他不可能置之不理。

这番话说完,不仅黎清愣住了,连在场的佣人都略微惊讶,稍稍打量了一眼黎清,目光带着鄙夷。

“我让人找她麻烦?还让人打她?我是吃饱了撑的才做出这种无聊的事?我讨厌的人那么多,难道每一个都要这样折腾?”

黎清简直要气笑了,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真是够可以的。

“你听谁说的?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做的?”

闻言萧景逸沉着脸坐在沙发上:“闹事的那群人已经说了,是你给了他们钱让他们去做事,现在人已经在警察局。”

“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人,也没有给过谁钱!”

到现在,黎清已经彻底明白,就是有人要陷害自己,可恨萧景逸只凭他们一面之词就认定是自己做的!

“黎清,我只当你是妹妹,你的心思我知道。白若情之前救过我,我当她是恩人,所以对她处处照顾。你根本没必要将她视作眼中钉,做一些不符合身份的事。”

话落,黎清死死盯着他,身子略微一颤,眸中流露出不可置信:“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

“从几年前就知道,只是我一直忽视。”

真相被说出口,黎清笑了。

她一直以为萧景逸感情迟钝,看不出自己喜欢他,所以也一直把这份心思憋着,想着等到合适的机会就告诉他。

没想到几年前他就发现了,但却一直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对自己非常冷淡。

她一直以来的希冀在此刻被打破,原来不是感情迟钝,而是早就拒绝。

黎清眼睛变得通红,眸中泛着晶莹的泪水,内心的委屈瞬间爆发。

被喜欢的人欺骗、冤枉,这种无力解释的感觉压得她喘不过气。

现场气氛冷凝至极,所有人都不敢喘气儿,生怕惹到萧总或者黎清不痛快。

“你信我也好不信也罢,我从来没有找人去找过白若情的麻烦,也没有给谁钱。我堂堂黎家大小姐和她过意不去,说出去我还嫌丢人!”

“就算我喜欢你,也不会将她放在眼里。”

“萧景逸,总有一天我会给自己一个清白甩给你们看,让你知道今天对我的羞辱是多么可笑。”

黎清冷冷说着,眼泪也流落至脸颊,她转身毫不犹豫得回头离开。管家想要去追这位大小姐,却被她狠狠甩开。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萧景逸沉默,神色晦暗不明。

外面的佣人看她气势汹汹地从客厅出来,纷纷小声议论:“这黎家大小姐也太嚣张娇纵了,白若情一个打工的小丫头哪里就惹到了她?”

“你看那丫头被送过来时浑身的伤,要说这穷苦人家还真是惨,没有背景,只能被别人欺负。”

“她可是一直喜欢咱们萧少爷呢,我看啊,就是因为嫉妒少爷对白若情很是照顾,所以她才心生报复。”

“啧,真是不敢相信黎家的佣人是怎么忍受这大小姐高傲娇纵的脾气的……”

一路离开,黎清难免看到佣人对她异样的眼神和小声议论,内心更是愤怒和难过。

所有人都不信她,从小长大的交情在他们眼里还不如一个认识几天的女人。

一夜之间,自己就成了全员眼中的恶人,怎么解释都不信。

黎清自嘲的笑了,她做人可真失败啊。

此时二楼的客房,白若情拖着受伤的身体小心翼翼地躲在窗户旁,她脸色虽然还苍白着,但眼神早已不复刚才的柔弱可怜。

看到黎清气愤离开的身影,她嘴角勾起满意的笑容。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