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身亡

作者: 落小棠|发布时间:2021-05-08 17:01 |字数:2199

红墙绿瓦的公主府里,南宫棠穿着京中过时的衣裳,坐在院子里洗刷碗筷。

起初,她也做不惯这些,毕竟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出身,养尊处优的主,但被婆母骂了许多回,夫君也因此宿在别的妾室那后,她便开始学着做了。

不远处,她精心布置的小花厅里,婆母拉着三五个好友在里面推牌九,喧闹声破坏了静谧的景致,但她除了视而不见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没刷两下,便听见小花厅传来一声招呼:“还不过来倒茶,怎么就这么懒!”

南宫棠知道这是在说她,立刻擦了擦手,起身去小花厅添茶。

婆母何氏带着一众婶娘坐在圆桌上,妾室文巧巧挺着个大肚子倚在软榻上吃葡萄,南宫棠瞧了一眼,那是她母后怕她暑热,吃不下东西才送来的,倒是全进了她的嘴。

“看什么看,”何氏推了她一把,“还不快去给巧巧倒水,她怀的可是明轩的种,跟你这个不能生蛋的母鸡不一样。”

南宫棠忍住委屈,低声道:“是,婆母别急。”

何氏是从乡下来的,说话向来粗俗,南宫棠悲哀地发觉自己竟然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文巧巧生的小家碧玉,此时锦衣华服,脸色红润,比她还像正儿八经的主子。

她伸出脚尖点了点:“真是劳烦姐姐了,稍微拿低些,我大着肚子够不到呢。”

南宫棠将茶盏递到她的唇边,她却伸手摘下了她头上的发钗。

“还给我!”

南宫棠伸手去抢却被文巧巧躲开。

“一支发钗而已,姐姐好凶啊,”文巧巧眸中全是讥诮,公主又怎样,还不是丢了脸面不敢进宫,被她踩在脚底下折辱,“从来没见姐姐戴过,想来是稀罕物了,不如就送给妹妹吧,全当是给腹中孩儿的见面礼了。”

南宫棠压住怒火,垂眸道:“这是我出嫁时母后亲赐的,没有品阶诰命在身不能戴,更何况我的嫁妆已经全给了你,这还不够吗?”

文巧巧轻哼了一声:“我只在公主府里戴,外人又不知道,再说了……皇后娘娘对姐姐怕是失望不已,不会再那你当亲生女儿看待了。”

当年,南宫棠执意下嫁夏明轩,甚至忤逆长辈,退掉了早就定下的婚约,在京城闹的沸沸扬扬,丢尽了皇室颜面,这也是这么多年,她都不敢踏出公主府一步的缘故。

“别的都能给你,只这支钗不行。”

南宫棠难得冷硬了几分,上前便要抢。

文巧巧脸色一变,装腔作势道:“哎呦,我肚子好疼呀,姐姐,你不要压我的肚子!”

听见这声,何氏立刻停了手里的动作,几步上前将南宫棠狠狠推倒在地:“你怎么这么狠的心,想要害巧巧和她的孩儿是吧?南宫棠,你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呢?皇家早就把你忘了,这么多年要不是明轩,我早就把你休了,看看谁还要你!”

说着,她拿起发钗戴在了文巧巧的头上:“只有我们巧巧才配戴这样好看的发钗,而你……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要你有什么用?”

南宫棠眼眶红了起来,她吸了口气道:“没有我,你们还能在公主府过这种好日子吗?现在倒想休了我,你问问夏明轩他敢吗?!”

话音刚落,大门就被用力推开,夏明轩阴沉着脸走进了花厅狠狠啐了一口:“我不在你就欺负我娘和巧巧是不是?南宫棠我真是看错你了,还以为你贤惠善良……我呸!生不出孩子,就连仕途都不能帮到我,娶你有什么用?”

“你说实话了是吧?”南宫棠站起来,看起来狼狈极了,“你当初娶我就是早有预谋,根本就是想利用我谋仕途!我嫁给你这么多年,孝顺你娘,替你纳妾,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何曾对我有一丝怜惜?!”

“你说的对,”夏明轩冷笑,“当初欺负你的那几个地痞也是我找的,为的就是让你倾心于我,可我也没想到你这么不中用,不说给我谋个丞相首辅,就连个散官都没得当,还指望我怜惜你?你做梦!”

“那是你无能!”

“啪——!”

南宫棠冲他喊道,换来了狠狠的一巴掌,打的她嘴角渗血,脸颊红肿凸起一片,看起来可怜极了。

文巧巧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恶毒,她走到夏明轩身边火上浇油道:“夫君别气,姐姐好歹也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哪里吃过这种苦,刚刚还同妾身炫耀皇后赐下的发钗呢。”

闻言,夏明轩又狠狠一脚踹在了南宫棠身上。

“啊——!”南宫棠要紧下唇,“你发什么疯?我是陛下亲封的公主,这里是我的公主府!”

夏明轩狞笑:“你的公主府?你叫一声看有人搭理你吗?你算哪门子的公主,皇上和皇后早就把你给忘了,不然能任你在这做些下人活计?!南宫棠,你真是不中用!”

公主府的护卫早就在成亲头一年便顺着夏明轩的意思撤掉了,这也是她跟皇后彻底决裂的关键。

至于其他下人都是夏明轩和文巧巧买回来的,自然也不会听南宫棠的话。

时至今日,她终于明白了母后和父皇的未尽之意,寒门子弟说出去好听,可多的还是金玉其外,在外面受了气就在家里撒野。

夏明轩在外面喝了酒回来,又被人讽刺了几句,心里憋着气,此时看着南宫棠这副贞洁烈女的模样心里更加不忿。

没有人知道,成亲多年,他从没碰过她,就是因为她这个眼神,这个表情,让他觉得自己永远低她一等,永远配不上她!

夏明轩红了眼,狠狠踢打着南宫棠,似是要将怒火全都发泄出来,至于何氏和文巧巧,看热闹还不够呢,自然不会阻拦。

南宫棠猛地咳出一口鲜血来:“是我的错,是我对你们太过仁慈……才会让你们忘了自己的身份……”

长时间的忧思郁结,再加上过度辛劳,南宫棠的身子本就如风中落叶,不堪一击。

此刻承载了夏明轩力道十足的拳打脚踢,很快便奄奄一息。

在黑暗彻底来临的前一秒,她看见院门被人推开,那个男人一身盔甲,满目冷意,狠狠将夏明轩踹倒在了一边,而后小心翼翼地抱住她,唤她的名字……

“楼之寒……”

南宫棠轻声念了一句,此生此世,她最不愿死前相见的便是他,少年初见,他与她缔结婚约,可到底还是她负了他,让他沦为京中笑柄……

意识越来越远,在绝望的低吼中,南宫棠气绝身亡。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