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失去

作者: 泠倾天月|发布时间:2021-05-08 16:46 |字数:1549

“是不是....你一直在骗我?”

“薛思思,你一直在骗我。你为什么要骗我。”

“薛思思!你骗我!”梦里一直响起的男人的声音,声音明明低沉,却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

不知道有没有一种感受是像现在这样,心如死灰到无论对方怎样质问,自己都能无动于衷。或者说,是假装无动于衷。

七年。自己也没有一刻想到过那个温暖的人有一天也会用那么冷冽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或许他是真的生气,真的失望,亦或许是因为兰市傍晚的天气,还是太冷了。所以才会寒意彻骨。

眼睛睁开,映入眼中的是一个装修豪华的卧室,黑色的窗帘,天鹅绒的床单以及质地柔软的被子,还有铺着白色兔毛地毯的红木地板,还有头顶上泛着冰冷亮光的豪华水晶灯,冰冷?不知怎么的,薛思思忽然想到了徐谦的眼睛。是的,就是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蓦地,一丝疼痛的感觉从心口泛开,手不由得抚了上去。

这是在左家。手攥紧被子,由掌心传来的痛意使薛思思清醒了起来。

还记得晕过去之前,徐谦一脸失望地看着她,“七七已经告诉我全部的真相了。薛思思,你是薛家人,对吧?”没有等她回答,徐谦便接着问下去,“你一定都在嘲笑我,看我整天为了娶一个我以为没有家世的女子而和我的家人周旋,在那种时候,你是不是一直在偷着笑?薛思思,把我像一个傻子一样骗的团团转,很有趣吧?”那样明显受到伤害的语气让薛思思忽然害怕,好像会失去什么的那种害怕。

在她一脸震惊地拉过他的手试图解释的时候,却被他推开,那时他是怎样的呢?大约是无比冷漠地看着她,然后他带着看破一切的了然面带嘲讽地对她说,“分手吧,薛思思,别做戏了。”

接着,她的世界里有什么轰然崩塌了,万物皆空。

是啊,她昏倒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便是,“薛思思,别做戏了。”不知是嘲讽还是悲伤,忽然想要大笑一场,但终归还是没有笑出声,因为——

“手还痛吗?”身边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略带些关切,薛思思心里一紧,她确信....从自己醒来到听到这个男人说话,门都没有打开过...那么,就是说,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在这个房间里。

“左.....天凌”薛思思搜刮了自己这两天的记忆,才皱着眉头大致地喊出这个名字。

“薛思思。这次你很好....能叫出我的名字了。我真担心你还要我再做一遍自我介绍。”男人语带戏谑。薛思思眼睛看向他,剑眉入鬓,睫毛纤长,目若星辰,皮肤白皙,儒雅,美好,温润如玉...这副不染纤尘的容貌竟然生在一个男人身上,还是一个兰市商场上传言杀伐决断的男人身上,怪不得兰市众人尊称其为“左公子”,薛思思觉得一切都大概是一个传说。

其实薛思思知道“左天凌”这个名字的,这个在国际上都如雷贯耳的名字,亚洲最神秘的富翁排行榜上名次都靠前的人,传闻是他白手起家,不依靠父荫蔽祐,才毕业了几年就掌握了新能源的核心技术,更有几百家高端连锁酒店以及覆盖全球的商业地产,他的事迹就算是薛思思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也能如数家珍地说上三天三夜,更不要说还有离奇的传言说“左天凌”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有着精密仪器拼凑出大脑的机器人,融合了千万个程序员的智慧,还有人说左天凌的资产不仅仅是明面上这样多,更有许多在暗处,就像狡兔三窟一样,明面上只有其中“一窟”的资产,这个谣言的编造依据就是“普通人尚且知道‘鸡蛋不放在篮子里面的道理’,当然左天凌也知道。”,纯属小市民的一厢情愿的猜测,毕竟像这种传奇地就像开了挂的人生,真的是一切皆有可能。

总之,薛思思暂时还没有办法把报纸上的那个铅字小楷描述的人跟眼前的这个男人联系起来,而他,对她而言,原本也只该是个传说。机缘巧合蒙他所救,是连想要以身相许都不够格的那种站在遥不可及的山巅上被众人仰视的人。也许,于他而言,自己如同神袛脚下的蝼蚁一般卑微吧。甚至连“这个人救我会不会有什么企图。”的想法都不会有,薛家的女儿,这样的身份在左天凌面前也真可以嗤之以鼻的,就算他不是机器人,只是“最普通”的左天凌也一样。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