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回归

作者: 战神|发布时间:2021-02-03 02:26 |字数:3259

南境北部,一处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杀声渐歇。

“阿阳,我要回去了。”

夕阳下,身穿破旧迷彩、右小腿还在淌血的高大青年靠在一棵千疮百孔的老树上,悠悠然地点上一根染血的雪茄,面色平静地说道。

老树的四周,分布着数十具尚在淌血、或伏或卧的敌人尸体。

“回去?回哪里?”

身后,一名额有刀疤的瘦削青年躬身而立,满脸崇拜地望着青年的背影,说道:“神主,黑天使已经彻底被咱们干掉了,今后,我们神殿就是唯一……”

“我决定了。”

吐出一口浓雾,唐毅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你嫂子还在夏国等着我,很多事也等着我解决。今后,你代我执掌神殿。”

说完,唐毅望着血色的斜阳,陷入沉思。

已经六年了。

六年前,他被称为燕都第一鬼才,以堪称鬼神莫测的手段带领家族走出困境,名震燕都,令京中诸多大族刮目相看。

可惜因出身卑微,最终受到嫡系唐天浩一脉的暗算,一夜之间成为废人,被人所救,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逃出燕都。

为求活命,他在J市入赘,但却祸不单行,在大婚当晚被人敲了闷棍,醒来时已经躺在前往南境的渡船上。

大婚之日,他被卖到南境当矿奴!

人生最大耻辱,莫过于此!

“要不是在船上被师傅相中,授我武学,我早就死了,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创下神殿。”

“唐天豪,张东杰,我该感谢你们,还是……该送你们去见阎王呢?”

对着血色的残阳,唐毅吐出最后一口浓雾,将烟头掐灭,眉宇间,杀意森然。

不过,即使现在神殿称霸一方,还掌控周边数个小国,却也不便公然在夏国的燕都找唐家的麻烦。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动用神殿的武力,与夏国的神武军交恶。

“有人……要倒霉了。”

感受到这股森然之气,瘦削青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作为神主手下的第一战将,他对这种气息十分敏感。

“神主,你的伤势……”

望着唐毅被弹片划破的小腿,瘦削青年脸上掠过一抹犹疑,道:“要不,属下同去?”

“伤?”

轻蔑一笑,唐毅拍了拍绑着绷带的右腿,戏谑道:“你觉得,因为这点腿伤,那群圆桌骑士和樱花国的忍者,会有胆子来找我麻烦?”

“额……”瘦削青年顿时语塞,连连摇头。

半个月前,数名圆桌骑士联手樱花忍者进行了一场伏杀,神主强势反杀,几乎全军覆没,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再来了。

也是那一战,奠定了神殿之主的威名!

“就这样吧,我得赶飞机了。”

唐毅拍了拍青年的肩膀,一瘸一拐地往旁边的悍马车走去,边走边道:“我的事,晚点再跟他们说,告诉他们,特别是红狐,不准来夏国找我!”

话毕,悍马车绝尘而去。

半日后,神殿之主进入夏国的消息不胫而走,诸方势力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浮想联翩。

那个强大得一塌糊涂的家伙,进入夏国做什么?

……

两日后,夏国,G省。

风尘仆仆的唐毅,出现在J市唯一的五星级酒店——水晶宫国际大酒店门口。

因为走得匆忙,唐毅依然是那套破旧的迷彩服、手拎一只脏兮兮的旅行包,在旁人异样的目光中,踏进了这座五星级酒店。

“热烈祝贺,张东杰先生、陆芷菱小姐大婚之喜!”

酒店内堂,高挂的LED屏幕来回滚动着这一行醒目的红色大字,唐毅轻轻皱眉,目光微沉。

没记错的话,自己的便宜老婆,也叫陆芷菱。

“一间总统套房。”

在美女前台鄙夷的目光中,唐毅掏出一张美轮美奂的金纹黑卡递上去,顺手指了指上面的LED屏幕,问道:“美女,上面的陆芷菱小姐,是‘陆氏建材’的陆家吗?”

“额……是的。”

望着这张代表着身份与财富的限量版黑卡,美女前台从鄙夷变为震惊,很难把这张尊贵无比的黑卡……和这个衣着寒酸的瘸子联系在一起。

还真是她!

唐毅微微一愣,仿佛看到了头顶上,大片一望无际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油然而生……

陆家,出事了!

思绪随即一转,唐毅就意识到了这些,否则以老爷子那种沙场老将的脾性,陆芷菱是不可能改嫁的。

这一趟,真是有点赶巧了。

“张家的婚宴,设在几楼呢?”唐毅微笑问道。

“在……在十楼,他们包了整层楼。先生,房间开好了。”说话间,美女前台双手将黑卡奉还,轻咬红唇,有些欲言又止地望着唐毅。

“多谢,有空请你喝茶。”

随意将黑卡揣回兜里,唐毅习惯性地道谢一句,拎起旅行包往电梯口走去,转身的那一刹,笑意森然。

“帅哥,我下午六点下班。”

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某种暗示,美女前台无视对方是个瘸子,娇声喊道。

这一喊,来往的客人顿时被惊动了,纷纷扭头看来。

“这个瘸子,怎么看着有点像陆家那个废材女婿呢。”不远处,一名瘦高青年自言自语地道。

独立电梯直上顶楼,进入房间丢下旅行包后,唐毅出现在宴会厅门口。

十楼,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喜庆的气氛扑面而来,宾客如云、热闹非凡。

张家在J市虽是二流家族,但与掌管一市刑罚的总捕头是姻亲关系,故此,很多一流的世家根本不敢怠慢,纷纷送上重礼。

从人群中穿行而过,唐毅顺手牵羊地摸来一张烫金请柬,进入了宴会大厅。

一身破旧迷彩服,还瘸着一条右腿,这身独特的造型现身大厅时,与周围的西装革履仪表堂堂实在格格不入,异常扎眼。

自然而然的,各种诧异鄙夷的目光纷纷投来,对此,唐毅视若无睹。

此刻,他盯着大厅上方那张巨大醒目的海报,海报上,是一名身披雪白婚纱的绝美女人——正是陆芷菱。

亦是五年前,正式领证的便宜老婆。

脚步霍然停住,唐毅的面色悄然阴沉下来,即使已有心理准备,依然感到不爽!

呼!

下一刻,一股股犹如实质般的磅礴罡气,向四周迸发!

顷刻之间,大声道贺笑语不绝的一众宾客顿时浑身一僵,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厄住咽喉一般,呼吸为之一窒!

刹那之间,如身临魔狱!

“既然适逢其会,老子就跟你们张家玩一玩……红事变白事,也是很有意思的。”

想到这里,唐毅气机一收,在末席找了个位置,无视周围厌恶的目光,旁若无人地大吃大喝起来。

以他现在的实力,小小的张家,弹指间可灭!

但如此一来,自己身份就会暴露,神武军也会蜂拥而至,十分麻烦。

因为一个小小的张家而暴露自己,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见鬼了,刚才怎么回事?”

“靠,肯定是空调开得太冻了,把温度调高一点。”

“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众宾客回过神来,面面相觑,不少人认为是空调太冷了,示意服务员把温度调高,大厅再度恢复了热闹。

不多时,婚礼进行曲缓缓响起,婚礼开始了。

“各位来宾,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新人!”美女司仪上台,笑着大声喊话,众宾客不约而同地望向后堂,纷纷鼓掌。

万众瞩目之中,新人缓缓走了出来,一身白西装的新郎张东杰面带微笑,堪称倾国倾城的新娘陆芷菱却是面无表情,细看之下,不难看出她眼眸深处的那一抹抗拒与绝望。

和六年前一样,她终究是逃不了沦为“工具”的命运。

望着台下巧言令色、如同哈巴狗一般的家人,陆芷菱只感到无比的厌恶与苦涩。

“早就听说陆芷菱是J市第一美女了,张少艳福不浅啊。”有人一脸羡慕地道。

“喂,听说这个陆芷菱嫁过一次,是不是真的?”

“是的,不过那个倒霉蛋是入赘的,而且在结婚当晚就失踪了,传闻是张东杰找人干的。”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唐毅静静地望着台上的陆芷菱,轻轻摩擦着左手无名指上的小钻戒,神色莫名。

“各位,按照规矩,我还得问一句……”

美女司仪忽然提高嗓音,面对全场,笑靥如花,问道:“有人反对这场婚礼吗?”

哄!

宾客们微愣,随即尽皆大笑!

张家的姻亲,可是掌管一市刑罚的总捕头,谁有这个胆子,敢在这个日子和张家过不去?

众人都很清楚,司仪有此一问,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

“哈哈,没人会反对的,你快宣布吧!”

“就是,新郎新娘可以交换戒指了。”

“亲一个,先亲一个!”

乱糟糟的起哄声此起彼伏,其中也有不乏张、陆两家的人在推波助澜,整个婚礼的气氛很快达到了高潮。

“呵呵。”

听着亲友们的起哄声,张东杰得意地笑了,扭头望向陆芷菱,这个已经能称得上是他妻子的完美女人。

一米七五的高挑妙曼身材,标准的瓜子脸、肤若凝脂,五官精致得如同上帝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化着淡妆的陆芷菱在灯光的映照下,如同一尊剔透晶莹的白玉美人。

先前玩过的诸多女星与之一比,庸脂俗粉罢了。

“这种祸水,也只有我才有资格拥有,那个废材死得不冤!”

这一刻,张东杰心中升起一股满满的自豪感,长达六年之久的精心谋划,终于得偿所愿了。

望着这张吹弹可破、无可挑剔的精致玉容,张东杰笑道:“他们盛情难却,那咱们就亲……”

“我,反对。”

话还未说完,一道慵懒的声音骤然响起,声音不大,却瞬间将各种嘈杂起哄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