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试探我

作者: 甲乙明堂|发布时间:2021-02-01 19:25 |字数:1621

我屏住呼吸不敢轻动一下。

一个高大黑色身影走了过来,无声的停在我的床边,然后,我觉得肩膀处有什么东西,冰冷的缠滑上来。

是男人的手指带着一种我不明白的肤触,分外的可怕。

我努力保持不动那手指,轻轻的拎起被子,将我掩好。

我心脏狂跳,直比跑了一千米。

黑暗里,他近乎无声的笑显然已看穿我装睡的小小计俩。

他的手指停留在我的脖颈处,食指的指尖以一种极为缓慢的方式滑动。

然后,离开。

我一个人静静睁开眼睛,看空无一人的屋子。似刚才那一切只是做梦。

浑身,狂出汗大恐怖。

屋外的雨声似也不能给我带来安慰。

只是用我有限的脑容量在想,这个男人,他想做什么?!.

我很警惕,因为这个世界向来对我不太友好。

我很害怕陌生人的好意,因为不知道紧接着的是不是一场饱击。

别人对我愈好,愈温柔,我就愈小心愈害怕。

我记得小时候,大概十岁左右吧。我爸爸出门了。

他是那种混黑道的人,混到三四十岁,还没混出个名堂,所以常常三餐不继,更谈不上保护妻女。

他不在家的时候,妈妈一般都靠着某种交易过活。我的奶奶很怕我会学坏,一直让我跟着她过。可那一年冬天特别的冷,奶奶生病了,我就去父母家找妈妈想办法。

我看到了极为恶心的一幕……

然后,妈妈喝醉了,任由着那些男人欺负我......

我很害怕,但缘于父亲血液里流出的暴戾基因,我不顾性命的反抗着那些半醉的男人没有想到纤细的我居然敢用破碎的瓶子冷冷的刺进他的眼睛就在他撕裂我的衣服,压住我的那一瞬间......

而我的妈妈……我看到她,对着我,闭上了她画满眼影的双眸.

再后来,父亲坐牢,她就连招呼也没打一个,转身离开了我。

真话,十五年来的事实,已经让我的心不再柔软了。

虽然我会哭,会笑对生活有自己的希望和强烈的对幸福的渴望。

虽然我长着甜美的面孔,安静的性格,但我的心里,不再善良如初!我的道德底线,只不过是不主动的伤害别人。

这些年,我没给过任何一个要饭的人,一分钱。

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人人艰难!

谁也不要可怜谁。

一觉醒来,天色微亮,暴风雨后的清晨,空气格外干净。

我慢慢坐起来,看了看床头卡通的闹钟,六点四十五,应该起床了。

洗漱完出来,脱下睡衣“咚咚~~~”轻轻的敲门声。

“稍等。”我赶紧拿着衣服到卫生间,把门锁好。

“妆小姐,早餐准备好了,殷少爷在下面等着。”舒服嘶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轻到近似于无,感觉十分体贴温柔。

穿好衣服出来,舒服正在整理卧室,床上已经收拾整齐。

那粉色的柔软的床上用品,堆砌出的依旧是恭候公主归来下榻的温暖柔和,依旧是公主的尊贵和高不可攀,可是,却缺乏点儿人情味,至少,不是渺小如我,能企及的......

餐厅里,殷亦桀穿着白色衬衣,正坐在餐桌前。

阳光从窗外射进来,金色的光线给他镀上一个小影,有一种矜贵的光华。

看到我,殷亦桀黑色眸子微微闪过一丝我看不懂的光,嘴角微勾,冲我淡淡一笑,“睡得好吗?”他的声音有点清晨的沙哑,很是好听。

这个男人的眼睛真的会说话,那种微微含笑的表情似乎还有其它更深的意思,只是单纯如我,只知道按照字面直译。

我点点头,虽然昨天夜里有人到我的床前来扰人清梦,但我确实睡得还不错。

桌上有两套餐具,刀叉勺筷齐备,纸巾餐巾都有,杂而不乱,很干净。

一切都如此的优雅和干净,就是不知道私下是否也如此了。

舒服给我拉开靠近主位的椅子,站在一边问:“妆小姐,想吃点儿什么?”

我抬头看了看,大约有十来样早点,看起来干净漂亮,新鲜而清爽,很勾人胃口。

就近拿了一杯豆浆,一个茶叶蛋。远的够不着,我不想麻烦。

低了头,开始享用早餐。

“妆小姐”舒服刚开了口,似乎想提醒我什么事,但很快就停了。

我用眼角余光瞟了一下,继续吃我的,一会儿还得上学去。

早餐桌上的豆浆油条,比较熟悉,有点儿亲切感,混了板栗子粉的馒头味儿也不错,外面卖的压根儿没法比。还有一些食物近乎西点,基本都没吃过,我也不想尝试。

我一向很会照顾自己,自顾自吃饱喝足,自然而然站起来准备上学。

舒服已经打开门,把我东西放到车上。

“稍等一下。”殷亦桀放下餐巾,看着我道。

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我站在客厅里,静静的等着。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