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到千年后

作者: 澄空初霁|发布时间:2022-07-19 10:48 |字数:2795

夜深人静,电闪雷鸣,狂风呼啸,暴风雨即将来临。

偏僻的山林里,两个男人正在奋力填着坑。

“你快点啊,不然一会儿就该下雨了。”男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催促道。

另一个男人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夜空,不安地问道:“老大,要不就这样吧,我看这天不太对劲,就跟遇到鬼似的,突然就……”

“你废什么话!”老大不耐地打断他,“快埋!”

话音刚落,一道闪电突然从天而降,劈在两人之间,吓得两人同时往后倒去,一屁股坐在了泥地上。

惊魂未定的两人对视一眼,脸色皆是煞白如鬼。

“我艹……”好一会儿,老大拍了拍胸脯,强压下心底的恐惧骂了出来,可刚骂出两个字,声音戛然而止,瞪大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快要被填平的坑里,一只惨白的手破土而出,五指成爪,在电闪雷鸣中显得尤为恐怖。

“鬼啊!”

老二被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只觉裆部一热,竟是尿了出来。

老大也是不由自主地往后爬了几步,听到老二的话,猛地回过神来,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后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老大,等等我!”老二见状也连滚带爬地跟了上去。

雨水随着狂风无情地倾泄而下,一个女人从泥泞中爬了出来,鲜血淋漓,周身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这是什么地方?

姜栀瘫坐在湿漉漉的泥地上,环顾四周一眼,有些懵。

她不是在和鬼王厉修的大战中,同归于尽碎身碎骨吗,怎么会完好如初地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地狱?

可身上传来的剧烈疼痛都在提醒着姜栀,她还没死。

只是再这么呆下去,她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姜栀微喘,闭上眼睛积蓄力量。

雨水将她满是泥泞的脸冲刷干净,显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面容。

即便带着几道血痕,却依旧无法掩盖其美得动人心魄的容颜,嫩白透亮的肌肤仿若像刚剥开的鸡蛋,浓淡适宜的眉宇间透着一股凌厉,漂亮到极致,让人惊艳无比。

片刻后,来得突然的暴雨说停就停了。

姜栀再次睁开双眼,低头想要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包扎伤口。

可这一低头,姜栀傻眼了。

这是什么鬼衣服?

她拉了拉身上湿透的吊带连衣裙,下一秒,视线落在自己的双手上。

那是一双细白如青葱却布满茧子的手,完全不同于她原本被煞气侵蚀而形如枯槁的手。

这不是她的手!

姜栀猛地抬手摸了摸脸,在震惊中确定了,这根本就不是她的身体,她大概、可能、也许是借尸还魂了。

鲜血还不断地从她腰间、大腿流出,姜栀也顾不上多想,从裙摆扯下两块布,分别紧紧绑在腰间和大腿上,堪堪止住血。

绑好后,姜栀勉强站起身来,这才发现,这特么的就是个乱葬岗。

四周阴风阵阵,慎人得很。

明明是夏天,但刚下过雨,姜栀浑身湿透,又失血过多,此时只感觉像是冬天,白雪覆盖,寒风凛冽。

姜栀根本就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不过,看这情况,似乎是被人害死随便埋掉的。

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山路弯弯曲曲,姜栀走得艰难。

“嘻嘻嘻……”

突然,一阵诡异的笑声,在姜栀耳边流转开,又远远的传开,再传回来。

“嘻嘻嘻嘻……”

姜栀停下脚步,环顾一圈四周,最后视线停在某处。

下一秒,一个七窍流血,半个脑壳都凹进去的玩意儿,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鬼呀!

姜栀面不改色,抬手挥拳就朝那张脸打去。

千钧一发之际,那只鬼突然消失不见了,只余下那瘆人的笑声连绵不绝,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姜栀一手撑着膝盖勉强稳住身体,一手快速结印。

“嘻嘻嘻……”

背后蓦地一凉,姜栀耳边响起诡异的笑声,冰寒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后。

姜栀猛地转头,入目是从上掉下来的一堆头发,头发后是一张七窍流血的脸,血盆大口,血腥又恐怖。

二话不说,姜栀一拳挥过去。

“砰!”

女鬼飞了出去,姜栀化拳为爪,虚空中像是扯住了一根绳子,用力一拉,飞出去的女鬼竟被硬生生扯了回来。

女鬼还没反应过来,雨点般的拳头就落了下来。

“啊——救命!有人杀鬼了!救命啊!”

伴随着女鬼的哀嚎声,一缕缕黑色的雾气自它体内涌出,眨眼间又涌入了姜栀的体内,而她包扎在布条下的伤口,竟是肉眼可见般的愈合了。

“嘤嘤嘤……”

三分钟后,被打成猪头的女鬼蜷缩着坐在地上,哭得伤心。

本就阴森恐怖的山林,显得更诡异瘆人了。

吸收完煞气后变得神清气爽的姜栀踹了它一脚,“别哭了!”

女鬼抽噎两声,“你把我打成这样还不许我哭,还有没有人性了!”

更关键的是,它竟然被一个区区人类打成这样,太丢鬼了啊!

姜栀翻了个白眼,“谁让你吓我的,我打你不是很正常嘛!”

“嘤嘤嘤……”哭得更惨了。

姜栀捏了捏拳头,威胁道:“再哭信不信我打得你魂飞魄散!”

女鬼瞬间噤声,惊恐地盯着姜栀。

姜栀面无表情道:“我问你点事,你要是回答得让我满意了,我就放你走。”

女鬼连连点头,“你问你问,我保证知无不言!”

十分钟后,姜栀总算从女鬼口中搞清楚了自己所在的时空。

她不仅是借尸还魂到了这个刚死的女孩体内,还直接穿越到了千年之后的燕城!

姜栀捏了捏眉心,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无力感。

千年啊,也不知道如今这世道变得如何了。

平复了一下心绪,姜栀放走女鬼,走了近一个小时才从山林走了出去,站在马路旁,有些茫然。

突然,一道强光照射而来,姜栀下意识抬手挡住眼睛。

就在她抬手的瞬间,后背被用力推了一下,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踉跄了几步,摔倒在马路中间。

“刺啦——”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黑色的宾利堪堪停在姜栀的跟前。

“你没事吧?”

一个年轻男人从驾驶座下来,脸上冒着冷汗,紧张地冲到姜栀面前,蹲下关心地问道。

姜栀没有理会他,转头,凌厉锋锐的目光看向幽暗的山林深处,右手快速结印,随即一挥掌,一道金光打在了正在快速飘远的白色身影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只见那道白色身影转眼间消散成灰,湮灭于天地之间。

年轻男人却仿佛什么声音都没听到,眼神古怪地看着姜栀,不明所以。

他顺着姜栀的视线看过去,什么都没看到,后背却莫名的涌起一股子寒意。

男人打了个寒颤,又问了一遍:“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姜栀摇摇头,在男人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男人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见姜栀突然转头,目光凌厉地看向车子,吓了他一跳,关心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姜栀看了一眼后,微微皱眉。

难道是看错了?

“张怀。”后排的车窗突然降下,坐在里面闭目养神的男人出声,打断了姜栀的沉思,“还没好吗?”

张怀脸色一变,连忙朝车子后排走去。

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满身血污,伤得不轻的姜栀,到底是心有不忍,咬了咬牙说道:“三爷,我看小姑娘身上有伤,这荒郊野外的,您看是不是能顺路把她带回市区?”

陆淮舟朝姜栀那边看去,眉心微蹙。

张怀一看他脸色不太对,当即就有些懊悔自己的自作主张。

三爷有轻微洁癖,私底下极为讲究,今天又是刚从国外的疗养院回来,那姑娘脏得就跟从泥潭里爬出来似的,从头到脚就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三爷能让她上车?

熟料——

“让她上车。”陆淮舟似乎隐忍情绪,深邃若星海的眸子睨了他一眼,沉声快语道,“动作快点。”

张怀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拉开车门,回身招呼姜栀:“小姑娘,快上来吧。”

正愁不知道怎么离开的姜栀也不客气,道了声谢就弯腰上车。

只是,视线落在端坐在另一侧闭目养神的陆淮舟时,她的动作一顿,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