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地位不如狗

作者: 夷江啸月|发布时间:2020-08-31 13:35 |字数:2016

中海市。

月荷湖畔的某栋别墅角落,搭着一个狗窝。

里面,一只掉了大半毛的老狗正无力地摇晃着尾巴。

萧飞依旧如同往常,在狗窝里不停打扫着狗屎和狗毛。

“吃饭了。”

这时,陈家佣人桃花推着一堆大餐走了过来。

“好的桃花姐,我马上忙完……”

萧飞急忙转身应道,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冷笑打断。

“我又没叫你这个废物,没听我叫的是狗爷?”

桃花满脸不屑地看了萧飞一眼,喝道:“还不过来给狗爷端菜?饿着狗爷,你这顿饭也不要吃了。”

“我,我这就来。”

萧飞慌忙扔掉手中的活,快速地走到餐车旁边。

“咕咚!”

看着大餐,萧飞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说实话,他真饿了。

因为前几天搞卫生时,不小心打碎了岳母李冬梅的一只花瓶,被罚禁食三天,今天刚刚解除禁令。

看着萧飞的表情,桃花眼里的不屑之色更加浓郁。

这一餐车的食物有红烧猪蹄、冬瓜排骨汤、甚至还有一只全聚德烤鸭……

萧飞强忍着心中的食欲,将这些菜一一端到老狗面前。

“等狗爷吃完了,你把东西全部收拾好。”

桃花甩下一句话,便返回别墅,临走时,还飘来一句话。

“真是废物一个,活得连条狗都不如。”

萧飞脸色通红,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两年前,萧飞的母亲田娟被查出得了白血病,需五十万的费用更换骨髓。

对于萧飞一家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为了给母亲治病,萧飞走遍了所有亲朋好友,钱没借到,反而遭受无尽嘲讽和羞辱。

无奈之下,他最终选择入赘陈家,才换来治疗费用。

这两年,他在陈家当牛做马,可换来的却尽是羞辱。

就算这样,萧飞依旧对陈家任劳任怨,原因无他,陈家救了他母亲一命。

“咕噜噜!”

一阵滚动的声音将萧飞思绪拉了回来。

那老狗风卷残云之后,两只前爪在不停地拨弄地上的红烧猪蹄。

萧飞喉咙滚动不停。

老狗看了萧飞一眼,将一只红烧猪蹄拨弄到萧飞面前,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来,爷赏你一只猪蹄。

萧飞心中怒骂:操!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早晚一天,老子把你给端上饭桌。

下一刻,他屁颠屁颠走了过去。

“嗯,真香!”

没多久,所有餐盘变得干干净净,跟狗舔过似的。

……

夜幕降临。

陈家别墅灯火通红。

厨房里,萧飞忙得热火朝天,将菜端上饭桌。

“真是气死老娘了,你大伯一家都是一些什么人?”

门口突然传来陈妈李冬梅的声音。

紧接着,一对母女花走了进来。

年轻女子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特别是那双修长,圆润的大长腿,显得那么的魅惑诱人。

这人正是萧飞老婆,陈盈盈。

另外一名年长的女人,虽然已年过半百,却风韵犹存,正是萧飞丈母娘,李冬梅。

“盈盈,妈,你们回来了。”

萧飞急忙跑到门口,拿出两双拖鞋放在两人面前。

对于萧飞,母女两人视若无睹。

“不就是有个当片区副队长的女婿,有什么好炫耀的,盈盈,你……”

李冬梅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

“哎呀,妈,你能不能别再说了。”陈盈盈不耐烦地回了一句。

“盈盈,累了吧,我给你换鞋。”

萧飞关切地蹲了下来,伸手就去脱陈盈盈脚上的高跟鞋。

谁知,萧飞的手刚触摸到陈盈盈的玉足,李冬梅唰地一脚就踹了上去。

“你这废物,盈盈的脚是你能碰的吗?给老娘滚一边去,看见你就来气。”

李冬梅怒目圆瞪,指着被踹倒在地的萧飞怒骂。

陈盈盈神态冷漠,从包里拿出一块手帕,在脚脖处擦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将手帕扔进了垃圾桶。

母女两人洗完手后,坐在饭桌前开始吃饭,萧飞俨然佣人一般站在一旁伺候着。

李冬梅夹起一根青菜放进嘴里,忽然眉头紧皱,将青菜又全都吐了出来。

“你,过来。”

李冬梅指了指站在一旁的萧飞。

“妈,有啥吩咐。”

萧飞立马上前。

“哗啦!”

一碟子的青菜,连菜带汤被李冬梅给泼在了萧飞头上。

“你这废物,两年了,连菜都做不好,你说你还有什么用?”李冬梅指着萧飞鼻子破口大骂。

“还有这个。”

李冬梅指着桌上的麻婆豆腐,怒道:“这到底是麻婆豆腐,还是煎饼灌汤?”

“哗啦!”

一碟麻婆豆腐把萧飞从头淋到脚。

萧飞低头不语,任凭李冬梅怎么羞辱,他始终一言不发。

“说你是废物还是抬举你了,饭菜弄不好,卫生搞不好,你说你这废物还会做什么?你连我们家那条老狗都不如。”

李冬梅的咆哮传遍整个别墅角落。

狗窝里,这只老狗正在龇牙咧嘴,似是嘲讽与讥笑。

“还不快滚楼上去洗干净,杵在这里恶心人吗?”

陈盈盈厌恶地看了眼他。

萧飞闻言,拖着沉重的脚步准备上楼。

“站住,你看看你自己这窝囊样,乞丐都比你强,你给老娘滚到狗窝去,别脏了我家别墅的地板。”

“说他是废物,还真是侮辱了废物这两个字。”

李冬梅指着门口骂道。

陈盈盈看着萧飞离开的背影,嘴角蠕动,欲言又止,最终摇了摇头。

萧飞带着一身的油渍和菜叶,如同木偶般来到狗窝,蜷缩在角落。

接着,掏出一根最便宜的香烟点上,猛地吸了口,静静望着夜空的点点繁星沉思不语。

看着萧飞这个窝囊样子,那只老狗突然唰地一下跳了起来,破口大骂。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狗爷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太特么废了。”

破天盖地的骂声,让萧飞一愣,都有些结巴了。

“你,你......”

狗竟然说人话?!

“你什么你?被狗爷的威猛震惊到了吧?哈哈......”

老狗抖了抖为数不多的毛发,看得萧飞目瞪口呆,如同见了鬼一样。

“啊!妖,妖怪。”

他眼前一黑,竟被吓昏了过去。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